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露英

第一次写露英这对cp,而且还是历史向的,身为一个历史渣翻了不少书,有错误的话欢迎指正。
谢谢看完全文的人♡
umm这篇文是把苏联当作家来说的,所以对于名称,保持伊万不变。不适者按叉_(:з)∠)_


自从德军突袭波兰,我和法国对德宣战过去多久了呢?最近事情还真是多,烦死了。

亚瑟对着头发乱揉一通,不知道在发泄什么,最终只是摆摆手,静静点燃一支烟,呼出的白烟缭绕,心中越发不安,但他已经没有退路。

1940年5月20日,德国突破马其顿防线。

1940年5月14日荷兰投降。

1940年5月28日比利时投降。

1940年6月14日巴黎沦陷。

5月21日法国还在同自己开着玩笑...6月12日那天是亚瑟最后一次见到弗朗西斯...穿着不华丽的军服,衣上满是血迹与泥渍,脸上挂着往常恶心的笑容,至少对他来说。

"小少爷,保重..."

第二天,法国崩溃。

战争为国家带来很多,同时也消耗很多,牺牲很多。

"要是亚瑟成为万尼亚的话,就不会有战争了~"

"什么!"亚瑟猛地回头才发现身后站着意料之外的人,厌恶地皱眉,语气冰冷

地得没有一丝温度"这不是法西斯那伙儿的嘛...英国可不是你能占有的"

嘴角的笑意讥讽着谎言,亚瑟不明白自己在生气些什么...苏德互不侵犯条

约,瓜分波兰还是谈判的失败?总之他不知道。

对于亚瑟误解自己的意思,伊万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晃晃手里的伏特加"喝吗?"

"不喝" "你在生气?" "没有!"

亚瑟讨厌伊万。他总能猜到我在想什么,而且可恨的是自己看不透他。

"你到底过来是做什么的!" "来看看你呀"

倏然刷地耳根一下子通红,亚瑟小心地抬头看了伊万一眼,还是失望—— 一如

既往笑眯眯的模样,紫罗兰的眼瞳什么感情

也没倒映出。不是他故意想去歪解对方的意思,而是他根本判断话中的真

假。"你"指的是英国吧,亚瑟这样想。

"英国现在好得很,你可以走了"

"诶...难得我来看你呢"伊万像是有点沮丧,语气中多了分委屈。

伊万本就生了长精致的娃娃脸,撇去那扭曲的性格绝对是个纯良的家伙,虽然

知道他的真正本性,但当对方暗下眼眸,奶白色的头发乖巧地自然下垂映出一

小片阴影,看起来莫名地顺眼许多,貌似拒绝他很困难啊!果然我还是不擅长

对付他...

心中有道不明的情绪在作祟,这不是第一次了,这份因绕心头的悸动。亚瑟对于

这份心情说不上讨厌,但却感到烦躁,他想要去了解同时又不愿去触碰。


"你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 "魔法阵" "......等等你去哪里?"  "不是你赶我回去

吗?"啊啊啊啊所以伊万什么的最讨厌了!

"咳,既然来了就是客人"伊万轻挑眉目,眼色含笑,仔细看的话便能发现其中增

添了一分温柔。

"...去看向日葵吗"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是伊万最喜欢的花...等等这不就变成约会了

吗?!"嘛不喜欢的话就算了"但伊万像是知道亚瑟的脾气,就在亚瑟开口的同

时马上回答"不许反悔"

亚瑟逃避似地躲开对方的视线,不着痕迹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那...走吧"

"不牵手?" "我们又不是情侣" "那亚瑟你在害羞什么?" "谁害羞了!牵就牵!"
——————————————————————
伦敦附近有个叫hitchin的农场,每年八月底薰衣草花期过去便是向日葵盛开的

时候...但现在才八月初,所以亚瑟懵逼了。

"亚瑟,向日葵呢?"傻子也听得出询问中伊万的憋笑。这个混蛋早就知道

了!亚瑟羞愤地咬牙切齿,看着大片的薰衣草默

然,甩掉他们握着的手,直接躺在青草地上闭眼休息"没有向日葵,不喜欢就滚

蛋!"

花香混着青草泥土的清爽令人倍感惬意,自战争打响亚瑟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

轻松过,心底倒有几分怅然若失。

"亚瑟"

"干嘛"

"亚瑟"

"叫我干嘛"

"亚瑟"

"好走不送"

"亚瑟"

"......"
迷迷糊糊地记得与伊万说过几句话便不予理会,然后他说了什么?好像说了很

多关于他以前的事情?记不清了。唯有最后一句清晰地映在脑中

①"Летом  Снова Ветер Дрейф Ивовый хлопья,Только Подсолнечник настойчиво К солнцу Цветение"
这是什么意思?

①:夏天里再也没有随风飘荡的柳絮,只有金色的向日葵执着地向着太阳(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
醒来后就不见伊万的踪迹,想到他是回去了,心中有点空荡荡的,满是失落。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再没见过伊万,他也没有余力再去管别的事情。

不列颠战役。

心脏被轰炸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鲜血肆意流淌染红军服,巨大的疼痛宛如潮

水一波波袭来,每一次都足以令人窒息,抽搐。但他是国家,不会死却背负着

重任。

亚瑟抹去嘴角的血,胡乱给自己的伤口包扎,很快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鼻

腔发出细微的闷哼声,咬紧牙关,像是宣誓一般爆发出吼叫,嚣张地告诉敌

人,告诉士兵,告诉子民:

"大英帝国绝对不会投降!"

绝对,绝对不会让法西斯得逞。
...

1941年7月德国入侵苏联。听到这消息时,亚瑟愣了愣,心脏莫名刺痛,他猜

测着是之前留下的后遗症,目光不自主地望向一个地方,仿佛透过灰蒙蒙的天

空就能看到……亚瑟的眼眸暗了暗,他没有时间去乱想别的事,乱七八糟的国事

够他忙的了。等战争结束去趟苏联吧。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伊万……联络不上。

在当时对他们来说那是遥远的未来,直到现在真的呈现在他们面前,悲伤、疑

惑、思念、冲动全化作灰尘与战争一同远

逝。再次相遇,亚瑟也没料到自己的心竟会那么平静。

"亚瑟,好久不见~" "请你滚回去。" "向日葵开了。" "所以?" "陪我去看向日

葵。" "……神经病。"

"不乐意吗?"伊万眯起眼睛露出灿烂的笑容,"那就把亚瑟绑架过去好了~" "请住

手……"

所以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

"你能把手松开吗!" "牵手不好吗?" "我们两个男人牵手会好吗!" "啊,到了!"

一大片金灿灿的向日葵像是一团温暖的火在燃烧,发出的光芒是那么绚丽明

亮,刺得眼睛微痛,那是美丽得让人睁不开的火焰。向日葵,向往着希望、光

明。

"真美~" "喂!好好听别人说话啊!" "我喜欢你,亚瑟。" "……这个玩笑一点儿也

不好笑。"

"相信我,我是认真的。"亚瑟偏头看见伊万一脸无辜地微笑。这个骗子,不管

过了多少年也没有丝毫改变!

亚瑟冷笑一声,既而一改脸色,"正好,我也喜欢你。"

伊万也不惊奇亚瑟破天荒的话语,望着向日葵,躺在草地上。过了很久,他

说"我是骗你的。"

"不巧,我也是。"

"亚瑟" "干嘛?" "亚瑟" "怎么了!" "亚瑟" "闹够没。" "亚瑟" "……"

亚瑟很想把伊万揪起来揍一顿,但在他这么做之前,他发现伊万已经睡着了。

"亚瑟……" 

"嗯,我在。"

THE END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