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清明祭【钾】一

感谢戴维先生
不务正业系列xx
化学元素周期表系列【群里某个化学老司机搞的活动x】
挖坑,没写完系列xx



致汉弗莱·戴维:
先生你还好吗?我的名字是钾。快要到清明节了,博士【指化学】告诉我们,这是祭奠已逝去人的一个日子。明明和您一起的日子并不长久,对您的印象却随着时间变得越发清晰。钠和我一样,马上就吵着想要再见见您。虽然我跟他说了好几遍,先生您已经走了,人死不能复生,但他还是和当初一样任性,喊着“我想要戴维回来”。希望这不会给您带来困扰,钠他心里其实清楚着,只是在闹别扭。毕竟自您把我们带到世上后,他就一直陪在您身边,直到最后一秒。
大家都是念着您的,打算去您的墓碑那里唠嗑,想必此时您这里一定格外热闹。
先生您别困惑,不用怀疑自己是不是老糊涂了,您的记忆没错。说来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讲的是些陈年琐事,先生还请耐着性子听我慢慢道来。
那是悠久漫长而黑暗的沉睡,虽说是沉睡,但我能微弱地感知到外界。自己在一片未知的,限制着我的空间漂浮着,周围是诡异的静谧,这里似乎只有我的存在,我蜷缩在一块试图抵挡空荡无声的不安。
在这段过程中的一开始,我听见有一个很轻声音在呼唤我,但是限制我的枷锁还坚固着,我无法回应他们的期待。
随着时间的推移,呼唤我的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响。醒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对于那个未知的地方,我陷入了恐慌。我犹豫了很久,想着如果不去回应呼唤又会怎么样?
但当那天来临的时候,我才发现选择回应是件果断、必然的事。那个声音太过明亮,我只是不自觉地伸出手,全然不知枷锁已消失。然后另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抓牢了我回应的手,似乎像将我拉出黑暗一般。
第一次睁开眼睛,我看的不是世界,而是一位先生的眼睛。可能是因为我的到来,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迸发出震惊,激动,兴奋的光彩。
他正是先生您。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