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接龙游戏

化学元素拟人,心理疾病paroxx
不务正业xx
欠的文还在修改中,我的进度一向慢xx
  @泠露。试图正经起来。 ←接龙小伙伴

氟是被吓醒的,虽然记不起梦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但他可以感觉到心里空荡荡的像失去了一块,胸前的衣服被他紧紧拽住,手指关节发白。他往脸上抹了把,全是泪水。
环视一圈,他发现自己倒在孤儿院的走廊上。氟有些不解,这个点他应该在床上睡觉的,怎么会跑到外面来?他爬起来,发现自己的手腕上有道红红的印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着的。想了会儿,没啥头绪,他决定回去接着睡觉。
“唉……”
突然似有细微的叹息声在走廊里回转,氟回头,那里漆黑一片。如同一抹浓墨匀开,一切生灵皆沉寂于夜赋予他们那光怪陆离的梦景中,温习深埋于潜意识最深处的回忆。氟呆立在那儿,几乎要怀疑自己的听觉器官出了什么毛病。在这样一个寂寥的夜晚,怎么会有人躲在走廊里暗自叹息呢——当然,除了莫名其妙出现在这的他之外没有任何人会有理由。本着满足自己好奇心的目的,氟试探着向走廊的深处走去。
偶尔透进的几丝月光让他稍微增了点勇气,他本是胆小的人,但来自灵魂深处的一种莫名冲动推动着他,让他迈开脚步。氟小心翼翼地扶着墙,蹑手蹑脚地前进,像是怕惊扰到别人一般他努力不发出一点声响。终于他来到了终点,这里是孤儿院很偏的一个后门,门没有关紧,一束月光铺在他面前,似无声的邀请。心脏处传来很大的“扑通扑通”的跳动声,他心里有些期待又带着些许害怕。陈旧的木门发出历史般悠远沉重的声音,行动快于思维,他已将门打开。
月亮高挂,冷冷清清地照在门前的石阶上,在那里,没有人。
不可能,不可能,不应该是这样,一定会有人在的!心底似有人在尖叫,抗拒着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氟直直地盯着石阶,看了很久很久。

评论(5)

热度(9)

  1. 泠露.卡文迪许JIK. 转载了此文字
    给自家大眼珠子打call.这个文风根本分不清楚啊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