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无题【上】

#不悯组#

原谅我想不出好的标题_(:з)∠)_

本来应该是有前篇之类的故事,但是额……懒。

最后祝大家除夕快乐!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一路来到被称为禁忌的地方,据我听说的,这里终年严冬,大雪纷飞,而且毫无生气。就算这样,我也不能停下脚步。


从刚步入这块土地到慢慢深入,雪是越下越大,脚冻得已经没有知觉却还在向前走,如果问我为什么呢?很讽刺,这个答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定要去一个地方,即使这个地方是哪都记不清。所以我只能意义不明地寻找一个未知之地。


烦人的雪阻碍视线使前方难得出现的事物变得模糊不清,只剩下一个隐约的轮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一定要去那里的念头或者去那里会发生什么的预感,只是一个劲地向前,近一点再近一点,不放过任何的可能性。


我会什么时候迎来终点呢?这么想着的我一头栽倒在地。啊,好累……下一次苏醒又是什么时候呢?又会失去什么东西?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因为从那天起我就一无所有。想到这一点我安心地笑了,然后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一个废弃的破旧车站,站牌被积雪压倒,想都不用想身后的脚印已经被风雪掩盖。我想自己可能是快要死了,所以才会看到漂浮在半空的幽灵。说他是幽灵,我倒觉得他更像是故事中的吸血鬼,有着银白的头发和红色的瞳孔。可能是因为临死的原因,心中没有害怕的心情,反而觉得很亲切,甚至开起玩笑。


“先生,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没有作答,与吸血鬼极为相似的幽灵只是注视着前方,但那里只有无尽的风雪,看也看不到头。过了很久,他像放弃一般烦躁地坐在我的旁边,但视线还是落在灰沉天空与白雪的交界处。


“你这家伙很没有眼力啊,很明显,本大爷在等人。”


十分糟糕的自称,这是我的第一反应。难得我没有计较那么多,而是继续问下去。


在禁忌之地两个陌生、孤独的灵魂对话不是很有意思吗?


“你在这里等了多久?”


他掰掰手指,回答“很久。”


这家伙是笨蛋,我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看来幽灵先生的记忆很差劲呢。”


“喂,别用那种看笨蛋的眼光看本大爷!”他企图敲我的脑袋,然后意料之中的穿了过去,“自从意识到变成幽灵以后几乎什么事都忘了。”


“你的名字?” “忘了。”


“我和你一样,”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我们竟如此相似。可惜不该在这种时间这种场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但是我也有不能忘的东西——名字和有不得不去完成的约定这件事。”


“名字啊……”幽灵先生停顿一会儿,带着几分试探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不过这不一定是我的名字,我所记得的名字只有这一个,而且他们也告诉我这不是我的名字。”


“你还真是可怜,居然只记得这些东西。”幽灵先生露出同情的表情,然后像是炫耀一般得意地笑了。可能是我看错了,恍惚中他的眼神很温柔。“我们果然还是有不同的,本大爷有着很多幸福的回忆。我知道等的那个人叫亚瑟·柯克兰,是个自称绅士的死傲娇,他经常会搞出一种叫死扛的生化食物出来,是不是很厉害!”


说完他就自个哈哈大笑,我说不清什么感觉,心中有些发痒,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真想爬起来揍他一顿,当然我指的是脸。


TBC.

初愿是想写被雪掩盖的废弃车站这个梗,结果好像写歪了?写到一半发现有种你的名字的赶脚hhhhhhhhhh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