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日常恋爱

恶友夫夫
仏西仏
打算用来参本的,不知道有没有出来。

曙光微露,这是雨后的清晨,空气中湿润的气息混着青草香悠悠飘散开。雨水将污秽冲刷得干净,被露水亲吻的草坪焕然
一新,嫩绿的色彩格外讨人喜。弗朗西斯摆放好画架,拿起笔朝画布上涂抹,借着天空洒下的光亮,男人逆光的侧脸多了
分宁静,神圣的味道,淡金色微卷的发随意捆扎着,何时都有可能松散。
一开始在画室不见弗朗西斯的影时,安东尼奥还会到处寻找,但相处的时间长了,无需多想,直觉认定他就在这儿。一大早起来他还有点睡眼惺忪,揉揉眼,迷迷糊糊地记得要放轻脚步。晨光渐逝,安东尼奥沉静地站在草坪边的树后,没有走近。潮湿的青草慵懒的香气悬在薄雾中久久不散,倦意正好相反,而是被眼前的景一点点消磨完。看弗朗西斯作画是件赏心悦目的事,至少他很享受其中。安东尼奥自认不具有艺术细胞,但这不影响他欣赏艺术品的好心情。艺术品指的不是画。他可欣赏不来什么画,只是从视觉上发出感叹,画很漂亮。虽然弗朗的画被称为是艺术品,但安东尼奥却觉得他本身更像是艺术品。
"你还要看多久?"弗朗西斯回过头,语气无奈,但眉眼依旧温和,甚至还隐隐带了丝笑意。然后他放下画笔,不再作画。指尖轻轻在调色盘的边缘有节奏地敲打,似在等待什么。安东尼奥会意,烦躁地挠挠头,发梢微翘。他小声嘟囔"叫我过去肯定没好事,麻烦死了……"话虽这么说,他还是老实走了过去。
"编花环。"安东尼奥低头,地上放着一些细长的藤条。"不会。" "跟我学。" "没有花。" "去采。" "谁去?" "别傻站着。"
几番毫无营养的对话后,安东尼奥败下阵来,认命去采花。白色的小花普遍偏多,花色不艳,却香气淡雅。花朵被拦腰折断,含着露珠的花骨朵呈现出生命最美好的一面,安东尼奥不是惜花之人,但也不愿多采,很快就收集结束了。他哭丧着脸,把手中的藤条拧在一块,反复折腾了几次,气愤地将藤条往地上丢,然后从口袋摸出一只番茄,狠狠地咬了一大口。他偏头看弗朗西斯,藤条在他手上相互穿插,似是活了一样。安东尼奥越看越入神,画家的手都是如此吗?骨节分明,白净细腻,宛如用玉石雕琢的艺术品。
弗朗西斯见安东尼奥愣愣地低头看自己的手,不禁有些得意地勾起一抹笑,恶作剧般趁对方不注意,将花环置于安东尼奥的头顶。
"嘿!我又不是女孩子,带什么花环!" "哦?我看不出来,谁知道你是不是女孩子?"
这家伙还在记仇,真是小心眼!他们的相遇很普通,不过是他输了打架躺倒在地上,而弗朗西斯正好路过。只是中间难免多了一点小插曲。一句"姑娘,你谁?"足以使气氛变得无比尴尬。
安东尼奥再次啃口番茄,神色严肃,取下花环"弗朗,你别动。"像是加冕王冠一般,双手捧着花环,将它戴在弗朗西斯的头上。
"鲜花是对你最美的赞礼。"
弗朗西斯难得没有调侃安东尼奥竟能有如此情趣,而是很仔细地盯着对方那双翠瞳,既而笑着夸赞"好看。" "哪有你的画好看!"安东尼奥不像其他女孩会扭捏地红着脸道谢,只是在他看来,画永远比现实存在的东西漂亮多。话落,弗朗西斯眯起眼,阳光在瞳孔折射出透亮的光晕,他就像计算什么的狡猾狐狸般露出令人无法抗拒的笑"你要知道,世界上最优秀的画家就站在你面前,你怎么能怀疑他所作的画呢?"对于弗朗的话,安东尼奥甚是不解,踌躇着开口"最优秀的画家?是指你?"
"承蒙你的夸奖,但很遗憾,我的水平没那么高。"
不得不说,这很好地勾起了安东尼奥的兴趣,他四处张望发现没有人,疑惑地蹙眉,猜测弗朗西斯话中的真假。
"你看过莎士比亚的诗集吗?眼睛比作是最好的画家,在心上描绘出最美的画。而这位画家已在我面前呈现出最美好的画来。"
绕是安东尼奥再怎么反应迟钝,也明白了话中的含义。不知是弗朗西斯看着自己的目光过于灼热还是别的什么,他只觉得脸变得越发滚烫,仿佛只要少不大意就会掉入甜蜜的陷阱中,融化其中。此刻,安东尼奥无比庆幸自己拥有天然黝黑的保护肤色,否则他可不敢保证自己是否会特别娘气的脸红。
"我不是女孩子。" "这很显然。" "所以这些话还是留着撩妹子去。" "可,我想撩你。" "Fuck……you win!" "那我能追你了吗?" 安东尼奥不懂弗朗西斯是怎么能够将这些害臊的话轻松脱口而出。
很多年前,安东尼奥曾在他们气氛最为暧昧的时候问了一句"你喜欢番茄吗?",把弗朗西斯硬是问得一时语塞。不同于安东尼奥对自己的一无所知,弗朗西斯可谓是十分了解安东尼奥,他琢磨着番茄是否与对方的外号有关,结果败在他高估了安东尼奥的情商。从那天后,弗朗西斯每天都得对着送来画室的一篮篮番茄发愁。而多年后的今天——
"你喜欢番茄吗?" "如果我说喜欢,有奖励吗?" "送你一个大番茄。"
安东尼奥白了他一眼,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说喜欢,我就让你追。"几乎是不假思索,弗朗西斯在安东尼奥吃的半个番茄上,照着牙印咬下去,笑得一脸欠揍"喜欢。"

其实在向来喜爱和平的他为一场打架驻足停留的时候,弗朗西斯就知道他可能陷进去了。安东尼奥打架的样子很帅气,他常常这么夸安东尼爱,但对方似乎总认为自己在开玩笑,殊不知这确实属实。提笔作画,渐渐勾画出安东尼奥的侧脸,这一画就是两年。那些偷偷留下私藏的安东尼奥的画,作为弗朗西斯的秘密之一埋葬起来,等待着某人的发现。
在偶然的相遇后,安东尼奥很少把精力花在打架上,更多的是欣赏弗朗西斯作画。出于莫名作祟的心理,他几乎三天两头就往画室跑,似乎看着对方的脸庞会让自己安下心。这一陪就是两年。他们二人各有各的秘密,心照不宣。
他们的恋爱没什么波澜,如今习惯了彼此在身边的陪伴,确定了感情,然后要做的就是将那日常延续下去。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