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虚假梦境(片段)

因为要出本子,所以只能先透露片段_(:з)∠)_ 8/10开始预售,记得关注鎏酒制作组的消息!

(1)
"呼……"从噩梦中惊醒,疼痛如海水般潮涌上来,全身像被碾压过,脑内一片空白,努力去回忆,却是一阵剧痛。凉意透过单薄的衣传达给肌肤,试图眨眨干涩的眼睛,世界仍是模糊。睁开眼睛,亮晃晃的灯光刺激着眼球。机械地转了转脖子,发现自己正趴在桌上。亚瑟直起身环视一圈,自己在家中。红茶的清香,老旧的装饰品,窗外的花园,周围熟悉而又陌生,但却是触摸得到的存在,生动明亮得让他眼睛泛酸,差点落泪。该怎么说呢,每次梦醒时分,心总像破了一个口,空荡荡的,怎么填都填不满。这样真实但缺乏逻辑,无法以正常思维理解的梦。但这次有些特别,按照原本梦中的内容很快就会忘记,但这次不仅内容是从未梦到过的,而且竟隐隐留下一个轮廓,几个名字他记得格外清晰。阿尔?总觉得名字很熟悉?亚瑟翻动桌上黑皮封面的记事本,飞快地搜过一页页纸张。

阿尔,是他上届带的学生。

突然他的手指一顿,捏了捏鼻梁骨,他根本没必要同梦中的事情较真,不管是阿尔还是莫名其妙的战争都与现在无关。他是高中英语教师,世界还是和平,那就够了。

(2)
“亚瑟,别说了……”阿尔不忍看到他的微笑,那么美好却又那么虚幻,他知道的,他知道亚瑟的愿望。“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阿尔。” 阿尔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亚瑟他梦已经实现了,还没说那个笨蛋就是他自己,还未大声告诉亚瑟,阿尔弗雷德爱他。亚瑟走了。正如他所说,荆棘缠绕着他汲取血液终将开出艳丽的花朵,在他生命枯竭之时一朵血花静静绽放。

脑中一片混乱,回忆零零碎碎的,但里面有他的身影。小时候他的笑容,独立战争中他的背影,最后梦中他哭的模样……碎片怎么拼凑也是徒劳,他回不来,他们也回不去。阿尔跪倒在地上,手中的是冰冷的尸体,他不顾一切,像个失去珍爱玩具的孩子一样大声哭号,没人会看到,没人会温柔地拂去泪水,没人会嘲笑他是爱哭的小鬼。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