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存文片段

无cp,友情向,死亡有,学生设定

lie  memory片段1

"抱歉...我去去就回"费里突然出声,几个谈论的人回头看见他面色苍白却习惯性地露出甜甜的微笑。

"咳咳咳..."费里悄悄跑到河边急切地用手捂住嘴,但咳嗽声却透过指缝间清晰地在森林中回荡。他痛苦地皱紧眉,胸腔上下

起伏,仿佛要将心肺全都咳出来才算数。

剩下的人还是在商议,他们已经没有闲工夫去管费里,但每个人脸上都隐隐露出苦涩之意。

费里身体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待肺里一番搅动过去,费里轻轻喘气,手指不着痕迹地抹了抹嘴角。

"费里西安诺......"何时站住他身后的路德维希唤了他的名字。

他惊得一个回头,眼神闪躲却很快冷静下来。没有直接面对路德,很奇怪的是费里很快蹲下身体在河里洗起了手"ve~路德

你吓死我了!"

果然还是很奇怪...自从那天回来以后就一言不发,第二天病情加重,然后行为变得莫名其妙,而且...不再与我对视过。

"费里...你还好吗?"

"嗯?"费里站起身疑惑地回头看着路德,恍然大悟似地眯眼笑了,琥珀般的瞳孔不规则地折射出光斑,眼色依旧柔软"是担

心我的身体吗~ve,没事的呦~"

那个下午路德看着阳光中显得透明的少年,笑颜灿烂,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喘不过气。

lie memory片段2

冬天午后的阳光温度刚刚好,轻洒落地,木制地板上多了分干燥而温暖的味道。

模样约十二岁的男孩双腿蜷在地上,面前摊着本破旧的书,神情专注,眼底绿波悄然荡漾,青翠之色仿佛就要滴淌下来,

晕染开,留下一片生气。

突然的红茶清香引得男孩动了动鼻子,皱起眉"腐烂,你过来干嘛"

男孩的声音说不上响却显得异常清冷,疏离,空气中似混着冰碴子。

来人漫不经心地把玩自己金色的长发,蓝白红的头绳松挽着,衣襟松挽着,斜斜地倚着门框,睥睨男孩,眼中流转一抹似

笑非笑的水色,让人立即酥了骨头...如果无视他的胡渣与袒露的胸毛,那一定是绝美的女子。

听到男孩对他的称呼,弗朗西斯抽了抽嘴角,既而学着怨妇模样委屈的咬着帕"没大没小,要叫弗朗哥哥或者弗朗学长!哥

哥我特意给你弄了红茶,你就这么对我!"

可惜男孩根本不理他,弗朗西斯只得叹息"唉,罢了...还是把东西准备好吧,哥哥会想你的"

男孩冻得通红僵直的手正要翻页却是一顿,低下头,过了很久才从鼻腔发出微弱的"嗯"

"弗朗,这后面几页怎么没有字?"

"额...这个,我也不清楚。"

lie memory片段3

耀眼的阳光照射得人病殃殃,心中的无助,胆小快要占据全身,安东尼奥不由握紧拳。偏头瞧见罗维诺抱着弯曲的膝瑟瑟

发抖。

狠心咬破嘴唇,疼痛让自己暂时忘却恐惧。

有什么温暖的物体突兀放在他头顶与轻轻发丝摩挲,罗维诺身体一僵机械地抬头,眼角残留着未擦去的泪花"罗维诺不用害

怕,亲分会保护你的"大男孩露出印象中熟悉安心的笑容,掌心的温度令人贪恋。

急忙抹去泪水,罗维诺立马拍去对方的手"混蛋,头发都乱了!"

"身为哥哥我可是要去保护弟弟的!我才没有害怕呢!"

罗维诺一溜烟爬起来朝安东尼奥做个鬼脸跑去看费里了。

太好了,终于能振作起来...

安东尼奥松了口气,环视一周。同他们一组的路德正在照顾昏迷的费里,即使这样他仍是捕捉到路德眼底的慌乱无措。

到底发生了什么?接下来又会怎么样?我该做什么?

我是他们的学长啊...我不去保护他们,那么谁去保护呢?

突然异样的感觉攀上脊背,目光倏地瞥见森林里的身影,那人动了动口型,安东尼奥惊讶地瞪大眼睛。

"路德,罗维诺照顾好费里,我去打探一下周围"

"混蛋,虽然没有要担心你的意思,但是我要和你一起去"

"我很快就回来"安东尼奥向罗维诺投去安抚的眼神,随即迈开脚步。

"小心点"回头,是路德担忧的神情。

"嗯,我保证平安回来"这次的笑容便自然许多,安东尼奥害怕吗?当然,他很害怕,但现在他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没有精力

再去哭泣、恐惧,他一定要撑起这个组。

当他看见身影显露,安东尼奥便清楚地知晓他的责任。

"学长,你不用太勉强" "放心,我可是你们的学长啦"

亚瑟看着他露出平日里带点傻气的笑容,心想他还没有意识到此次的艰巨。但很久以后,他再想起时,依旧觉得安东尼奥

愚蠢至极,当然他自己也是。

lie memory片段4

亚瑟走到悬崖口,下面是一片缭绕的烟雾,看不清有多深但高度着实令人头皮发麻。

"跳下去..."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亚瑟,见他面色如常,不像在同他们开玩笑。早已被未知恐惧,死亡折磨发疯的人,他们一直隐忍到

现在却不敢说出口的无力语言终于找到了宣泄处。

"开什么玩笑!别以为你是学长就能命令我们!要跳你自己跳!"

亚瑟像是被逗乐一般噗笑,嘴角的讥讽不言而喻,没有同那些人多说,风刮得凛冽,依旧清晰听见轻飘飘的一句"想要活

命,跳下去"

本田菊闷声往下丢了块石头,意料之中,过了很久也没有落地的声音。

班级一下子炸开了锅,不信任夹杂着怯懦在骂声中肆虐,脆弱的神经绷坏,他们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恶毒的语言快要淹

没呼呼风声。

"怂恿我们跳,有本事你跳!"

"刚刚骂司机他要阻止,现在又要我们跳悬崖,真把自己当什么了!"

"呵我估计今天的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没错,我早就想怀疑他了!"

...

TBC.

因为要中考了,所以作者要七月份才能回来,抱歉了qwq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