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米英)停滞的伦敦时间

(下)

英视角

提示:请与上篇结合起来看,谢谢


醒来时看到的是最不想面对的白色病房,鼻腔间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消毒水味道,从头部传来的巨大疼痛撕扯着我,似是有虫子在噬咬脆弱的神经

动了动发麻的手指,僵硬地摸索,一路磕磕碰碰,终是感到粗糙的触觉...是纱布吗?脑中模糊闪过几个片段.......

哦,是出车祸了。

没有怨言,没有感叹。

我阖上眼,什么也不想。仿佛这样就能解脱,似能逃离这个封闭寂静的空间。换来暂时的安心,刺鼻的药水味闻着也淡了几分。

现在,有点累了,睡觉吧...是谁没关窗......

冷。

这是第几天了,除了自己,除了来往的医生,护士,还有谁会来这里?

笨蛋。谁会想拜访痛苦压抑的病室?

半卧在病床上发呆,轮椅正对着我在微笑。手边开着一本书,一页薄薄的纸张上印刷字母组成连贯的言语——

①【I have not loved the world, nor the world me】

将这句话在心中反复默念几遍,面无表情地合上书。

天生的残疾......车祸......我还真是命大,怎么就没死呢

被阴霾渲染的天空下起小雨,又是没有阳光的一天。

好想泡杯红茶喝。

盯着右手边有些枯萎的花,没有人打理。哦,孤独的一束花。


①: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它对我也一样

————————————————————————

"那个,我不是......那谁来着?总之,我进错病房了,我深感抱歉"

心重重地坠落到谷底,却又为之前产生的期待感到好笑

"......天气还真不错。啊,不是,我是说......好吧,我不会说你们英式的客套话......我是Alfred,你呢?"

陌生的金发小伙,带着黑色镜框,有着好看的蓝色眼睛,真好,就像大海一样

自我介绍失败了,Alfred有点绝望地低下头,一边翘起的呆毛也怏怏垂下

噗,这是金毛犬吗?

在离别转赠花束的时候,我竟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头,等我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多么无礼的事,对方已经走了

扶额,糟糕透了。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我起身扶着床,蹒跚地走到轮椅边,推着轮椅打开紧闭的门,第一次忘却了周围异样的眼光

Alfred...不得不说,有点在意。

他的朋友是个活泼乐观的女生,头上别着星星状的发夹,我们聊了很多...绝大部分是关于Alfred


旅行家...很适合他的职业

自由而不受约束


他早晚会离开的。

脑中突然跳出这句话,我一惊,心中被不知名的情感所填充...那又如何,定了定心,我无所谓地想着——

哪会有第二次的见面,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

看着门口的小伙,这种打脸的感觉。

对方震惊的目光落在轮椅上,心里咯愣一下,呵,我这副狼狈样。故作轻松地想要一笔带过,我不知道Alfred在想什么,他只是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听着旅行人的经历,我默然,我从离开过伦敦,或者说,我很少离开家。说起旅行,Alfred显得开心了很多,大男孩绽开笑颜,让周身的阴冷潮湿渐渐驱散,眼前生动的画面像阳光一样映在我心底,直到现在我还能想起那份悸动的感觉

Alfred热爱旅行。

这个无比清晰的认知却让我一下子陷入冰凉,喉间似咽着什么隐隐作痛,发不出声。

等我缓过神,对上他尴尬歉意的目光,嗯...或许我应该帮他解围

"确实很美呢......但你是不喜欢英国吗?英国也很好啊"

没想过自己也会说出这样幼稚的话,但我迫切地希望他喜欢英国,喜欢伦敦。

这是为什么呢?


关于民谣我们之间发生了一场争执,那也是我第一次听他唱歌,哼着走音的调子

"Beautiful?"嘴角上扬

现在我的样子一定是熟悉而陌生的冰凉,嘲讽。我不想这样。

我清楚在过去那些糟糕混乱的岁月里,自己披着的绅士伪装下藏着原本不堪的性格,高傲自大,脆弱,命运的不幸之后,变得颓废,暴戾...

我小心地隐藏,却在他面前无从躲避。是啊,与我不同,他可是阳光

"那你唱个听听,我可不信能比我好到哪去"

见他依旧常态,我松了口气,说实在的,我不想在他面前戴上虚伪绅士的面具,我不想欺骗他,真实的我就是这么恶劣,很讨厌对吧

【斯卡布罗集市】,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曲,为什么我要唱女声版的呢?

我看着Alfred慢慢发红的脸颊,像个恶作剧的孩子般笑了,真是美好的一天

"你——为什么唱的是he?!"

"嗯......我妈妈喜欢女声版的"

淡定地撒谎。

Alfred吃瘪的样子很可爱,总是让人很想揉揉他的脑袋...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指尖翻开书页——

②【And more thy buried love endears .

Than aught except its living years. 】


②:你已葬的爱情胜过一切.

只除了爱情活着的岁月.

——————————————————————

我扳着手指计算Alfred来的时日,这已经是第七天了,总觉得离分别的日子也不远了。

一杯红茶递到我手中,轻抿一口,难喝。我嫌弃地看着手中的红茶,但对上Alfred殷切的目光,终究化为默然。

Alfred又在我耳边谈起旅行,我笑着回应他,却一个字没听进去。他对世界的执着,对自由的向往令我痛苦,我清楚自己终是喜欢上了他...幸好他没喜欢我

我喜欢Alfred的笑容,尤其是他谈起旅行时候

也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看着他的笑容,我才会觉得自己是真正活着的

——————————————————————

第十一天,出院的前一天,我敏锐地发现了Alfred的不对劲,或许我已经料到了什么,心中的喜悦与恐惧交织着

"Alfred?"

没有应答,只有突然的拥抱。

熟悉的温暖味道萦绕在鼻间,我"唰"的红了脸

"啊啊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来!"

"亚瑟果然很轻嘛XD"

他在耳边轻声调侃,呼出灼热的气息让我耳朵发痒、发烫

"My heart is beating for you,can you hear the sound?"

我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不能......

上帝,请允许我小小的放纵一下

咬咬牙,怀住他的颈间,两唇贴近,迅速分离

"boy?Would you please put me down now?"

"才不要呢☆"

"哦老天,你快把手放开!"

"我一辈子都不会放开哦~"

笨蛋,连束花都没有还想告白。

我啊,才不会答应你呢...对不起,Alfred。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管我在心底说几遍对不起,他都不会原谅我的

"真是的,哭什么"

哭?怎么可能...我忍住眼泪,但不断在心中翻滚的情绪快要让我崩溃。

控制不住,索性拽着他的衣服啜泣

"要你管?你个——笨蛋"

"好好好,我是笨蛋,你就是笨蛋的情侣...hey!我们可以组一个笨蛋夫夫!"

"听上去蠢死了"

痛。

不是是尖锐的疼痛,而是心底一点、一点涌起的痛与痒意,就像带着细刺的羽毛不停地拂过心头,一下又一下,一次比一次重,勾得人心里痛得发麻

对不起,Alfred...我不能那么自私

......

"在院里种下蔷薇花,不知道花开的时候能不能等到你......"

——————————————————————

"没有方法能使时钟为我敲已过去了的钟点。"

坐在花园里,我喝着红茶突然想起书中的一句话,红茶变得索然无味,失去了温度

Alfred现在应该看到信了吧。

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我真的还能等到你吗,Alfred?

END

(后面是甜甜的后续,请放心食用♡)


亚瑟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对阿尔说,比如阿尔曾说过和爱人隐居的时候:白色尖顶木屋,门前是一条弯曲的石子路,路边还有一片方正的池塘,屋后斜着一颗老树...在等待的岁月里亚瑟不止一次幻想过和阿尔在这种地方一起一辈子,想跟他踏遍各地,想看着他白发苍苍老去,嬉笑着打趣对方,想在老了的时候抱着他取暖,环住他一起晒太阳...但这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幻想只能是幻想。


亚瑟今天推着轮椅出门,路过那个小屋,看到蔷薇花已经盛开,不禁又陷入了回忆。

亚瑟一向念旧。

走过广场街头,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熟悉得令人流泪

那人迎面走来,然后...

错过。

③【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s, with silence. 】

上扬起微笑,笑得泪流满面

阿尔曾和他说过"现在是旅行者的伦敦时间,也是和亚瑟在一起的时间哦☆"

如今伦敦时间早已停滞,独留他一人守望着过去,而时钟未再敲响,他的时间再也没向前流淌过。

屋前的蔷薇却仍开得正美

"如果你愿意它们随时都能绽放......"

...

③: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这里文渣又写得匆忙很多东西没有很好地表达出来,真是太抱歉了qwq

有人说没看懂后续,这里解释一下,多年后阿尔与亚瑟相遇了,但那时阿尔已经忘了亚瑟(就是这样子)

文中的英文诗歌都是一些拜伦的作品中摘录的,这里我就不放全了,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ϖ・ิ)っ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