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双米)有异色设定

#点文#不污#无情节#

Allen x Alfred


"唔......"Alfred揉了揉发酸的脖子,看看时间,不早了,至少对于周末来说,这已经很晚了

老板也是那么好当的,他不禁感慨。对着办公灯发呆,眼前明亮的景物的边角周围开始慢慢变得模糊。

起身,走人。

脑袋有点晕。这几天公司里忙得很,饶是一向悠闲的他也开始加起了班

"呦,蠢弟弟..."是Allen,他背靠着一辆跑车静静地点燃烟

听到脚步声,他没抬头,夹于指尖的烟头在空气中划过漂亮的弧度,坠地,左脚踩上去,碾了两下

或许因为近日堆积的疲惫,当Alfred看到置身于缭绕白烟中的Allen时,竟觉得他小麦色的皮肤该死的性感?!

"愣着干嘛,快上车!"直接进入驾驶座,不再多看Alfred一眼。老样子,Allen还是显得那么不耐烦,仿佛下一秒他就会揍上来

去他妈的性感!我真是瞎了眼!这是我的车,可不是你的!别以为你是我哥就可以不尊重我,更何况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Alfred不愿想太多,一下瘫在柔软的座位上,发出舒服的呻吟

难得的休息时间!

要是开车的人不是Allen那就更好了。

"话说你随便开我的车,我是不是该收你费呢?哈做好破产的准备吧,Allen"

"敢让我当司机的没几个人,付不起的人是你"

切!不就当个司机吗!拽成什么样了!


"呵,那你说说看我该怎么还你这份恩情呢......"

"难不成用身体吗?"Alfred斜着眼透看了Allen一眼,讽刺地像开着玩笑般说出毫无勾引之意的邀请

话到一半,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和Allen很久没做过了。人总有需要解决情欲的时候,他不得不说、Allen或许不是一个好伴侣,但一定是个很好的床伴。他、真是棒极了...

等Alfred从杂事中回到现实,他才发现车已经停下了。

耳畔是嘈杂的人群声。

他疑惑地对上Allen的眼睛,捕捉到了划过的一丝晦暗 "Allen?"

"Alfred,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做好觉悟吧"

Allen舔了舔干涩的唇,暴戾之色下露出罕见的笑容

显然Alfred是被他诱惑了,否则也不会放纵某个人伏身、亲吻

突然的吻粗暴不带一丝温柔,咬破的唇漫开血的腥甜,在彼此的唾液慢慢变淡

彼此分开。

狭小的空间里耳边的喘息声放大了几倍,车内迅速升温,Alfred的脸上也浮起红晕来,也勾起他憋了几个月的欲火

他拽过Allen的衣领,贴近的唇辗转蹂躏,舌尖灵活熟练地跳动,忘情迫切地从对方身上享受甘甜,原本整洁,没有褶皱的衬衫少了一分禁欲的味道,多了一分凌乱,放纵与色气,满室旖旎。

......

"唔嗯...Allen、别...啊,快停下来"

"停下?难道不想要吗,Alfred?"

Allen在他耳边呼气,声音刻意压得低沉,每一句话都勾的他心里发酥发麻,这该死的、致命引诱。

Allen的手还在他大腿间轻轻摩挲,Alfred硬是忍住一阵阵的痒意与快感

"现在我们还在车上!外面是马路!"

"你在害怕什么?车上又怎么了?"

Allen无所谓地应声,然后坏笑着褪去Alfred的裤子,继续深入

Alfred处于水生火热之中,正在崩溃的边缘徘徊,外面喧闹的人群声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完全暴露于众,自己丑陋的一面就这样被剖开,感到莫名的羞耻,脑中一片空白,直到——

重心猛地向后倒去,Allen放平了座位,双手撑在他肩上,力气大得让Alfred无法动弹,以着居高临下的姿态,Allen无疑掌握了这场"战役"的主导地位

微眯着眼,在昏暗之中,拥有醉人的酒红色眼眸的野兽紧盯着猎物,准备享用美味

猎物已无处可逃。

Alfred觉得自己一定是被Allen的眼睛所催眠了,他放弃抵抗,抛弃多余的羞耻心,自尊心,堆积的空虚,乏味一并涌上来

撕掉伪装,不顾一切,放纵自己,在这里


堕、落、吧......


扯开、撕开衣服,Allen的舌尖在他的锁骨划过,细咬,留下暧昧的印记,游走全身的手指令他颤抖,死死咬紧了唇,呻吟声不时透过齿间溢出来

"Allen、啊...!......唔嗯、给...给我"

渴望得到满足,填补空虚的欲望在不断膨胀,让Alfred感觉要爆炸一般,而Allen的手指却只在他身下打转,迟迟不肯给他

"呜、快点....进来..."这一次的请求已经染上了哭腔,Alfred已经难受得忍无可忍了

"就这么想要吗?那就一辈子做我的宠物吧,要无条件地服从命令哦..."

"嗯啊、好......什么命令..."

"这个嘛,待会儿告诉你~现在是给宠物奖励的时间~"

Allen贴着他的耳根,用着愉悦,性感到让他兴奋的声音

"好好享受糖果吧,Alfred......"


贯彻全身的疼痛瞬间将Alfred淹没,夹杂着欲罢不能快感一点点撕扯着他的神经,轻启的唇吐出支离破碎、淫秽下流的言语

他被动承受这一次又一次的顶撞,自己仿佛是大海中的浮木,摇摆不定,只得抓紧了Allen,一起沉入虚无的海......

在狭隘的空间,忘却了车外的现实,在无规则、属于他们的世界,疯狂地沉溺于做.爱欢愉的漩涡中

......

从酸痛迷惘中疲惫地睁开眼,这是哪儿?

妈的,怎么还在车上!Allen也不在!

脑子一片空白,现在几点了?Alfred回过神,一看时间——

oh!上帝!我错过了上班时间!

他顾不上身体的疼痛,立马穿衣服,话说Allen竟然连衣服都准备好了,我是不是该夸他有先见之明呢?果然蓄谋已久......

突然车窗传来清脆的的敲打声,他一看,是Allen

放下车窗,劈头就是一顿臭骂"你个白痴,不知道我还要上班吗!"

"上班?哦,我已经帮你请假了"

"什么!请假!"

"没错哦,别忘了你现在的听从我的"

昨晚我都答应了他什么啊啊!Alfred欲哭无泪

"好了,现在还剩12个小时,从现在开始你得陪着我,让我满意才行,这不是请求是命令哦~"

其实偶尔偷懒一天应该也没问题吧,没有想要顺从他的意思,只是看着对方翘起狡猾微笑的样子,自己无法拒绝罢了......

才没有爱上他呢。

Alfred第三十次这样想..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