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米英) 停滞的伦敦时间

(上)
米视角

我不喜欢伦敦的天气,阴冷潮湿又多变......就像现在——

"这该死的雨!"我身边正好没带伞,只得在雨中一边奔跑一边吭骂

"滴答滴答"雨水顺着衣摆,裤脚管,头发流在医院的台阶上,汇聚成一小片

我匆匆忙忙赶去看生病的朋友,当我推开门的那一刻,我发现......

"马修?你不是去法国了吗?怎么回来了?"躺在病床上的瘦弱青年便寻声看来,他的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看到我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惊讶的语气中带着兴奋

我有点懵了,这是谁?马修又是谁?正宗的英式伦敦腔?我走进一点,草草瞥见病历单上面写着"车祸"几字

太丢人了!一定是我进错病房了!

"那个,我不是......那谁来着?总之,我进错病房了,我深感抱歉"

我看到对方漂亮的绿色眼眸一下子又黯淡下来,他低下头,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好像被什么揪住了,直觉告诉我他不应该这样,高傲地扬起头才是他该做的。所以,我决定说些什么——

"......天气还真不错"话刚出口,我便有了想死的冲动,"啊,不是,我是说......好吧,我不会说你们英式的客套话......我是Alfred,你呢?"

静默了一会儿,我觉得尴尬极了,老兄,我求你接句话啊!许是上帝听到了我的祈祷——

"Alfred?"他的伦敦腔很好听,让我的耳朵享受极了"你挺有趣的"

"Arthur ,我的名字"

"嗯"

"美国人?"

"嗯"

"来看生病的朋友?"

"嗯"

"还真是个笨蛋"

"嗯......什么?才不是笨蛋!"

他说一句我答一句,我怎么有种感觉会被他吃得死死的?!我想我现在的耳朵肯定很红

"来看朋友不带慰问品,难道不是笨蛋吗?"说着,他便捧起右手的一束花,唯一的一束花

"还不过来拿?"

你为什么自己不送过来!想是这么想,但脚不争气地走了过去,手也不听使唤地接过了花

突然亚瑟伸出手揉揉了我的脑袋,冰凉的手不小心触碰到的皮肤却带来一阵灼烧感

"乖"

"什么嘛,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逃跑般地出了病房,决定再也不回那个房间了

我目前在一家汉堡店门口,一场雨阻拦了我,然后思绪像杂乱的野草疯狂地生长

去医院吗?下雨了好烦,不想去。但他一个人会寂寞吗?我可没有关心他的意思,只是想顺便去看看他。我去的话,他会开心吗?

嗯...最后,我还是冒雨跑出了店,也没有忘记要先去趟花店。那么问题来了,他喜欢什么花?

当我两手空空的站在病房门前,深吸一口气,阿尔弗雷德,那么紧张可不像你!

"吱"门缓缓拉开一条缝,然后打开

"阿尔?我真没想到你还会再来"

"亚瑟,你......你的脚?"像氧气被抽空一般,我的脑袋有点发晕,猛地恍然大悟他之前的行为

"只是点天生的小毛病而已"他坐在轮椅上,语气平淡,仿佛根本不在意残疾

"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

"没事,已经习惯了"他露出了微笑,像是在说我很好,没有事的

习惯什么?怎么可能会习惯!如果是我,我怕是要疯了!我应该换个话题,转移话题一向是我所擅长的

"hey!对了,我来和你说说我的故事吧!我是旅行家哦,是不是很有趣的职业XD"

"旅行家......那旅途的风景一定很美吧?"亚瑟低下头,轻声呢喃着什么,然后看向我问

我在被他注视着!我的心跳得飞快

"啊嗯,很美......比如普罗旺斯,那可真是个好地方!你肯定没见过7~8月间的薰衣草迎风绽放的场景,浓艳的色彩装饰翠绿的山谷,微微辛辣的香味混合着被晒焦的青草芬芳,交织成令人难忘的气息。啊还有,看过佛蒙特森林 电影《阿甘正传》吗?佛蒙特的枫叶季节开始于每年的9月,一直延续到10月,枫树叶子逐渐由绿转黄、再变橙黄、浅红、深红,最后变成褐红才掉落。佛蒙特除了枫叶啊,还有红色谷仓,白色尖顶小教堂,廊桥,奶牛场,小镇,丘陵……这些都是最典型的我们美国田园风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在老去的时候和爱人隐居在这种地方:白色尖顶木屋,门前是一条弯曲的石子路,路边还有一片方正的池塘,屋后斜着一颗老树......抱歉,我有点说过了"只要一谈起旅行,我就没法控制,一说就停不下来了,我小心地看了亚瑟一眼,但却看不清他的表情,陷入沉默

"确实很美呢......但你是不喜欢英国吗?英国也很好啊"

"额......英国的天气太糟糕了"

"哪里有!除了天气还有别的东西啊!"

我惊讶地看着他激动的样子,意外的觉得他可爱极了

"我们这儿的歌也很好听!"

"我敢说我们那儿的民谣更好听"

我轻轻哼起了小时候母亲唱的摇篮曲,调子温和平缓——

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可能、不擅长唱歌

"Beautiful?"他上扬的尾音婉转却又讽刺

"如果你把这样的歌称为好听,那简直是灾难"

我知道自己可能有那么一点走调了, 但这样的评价还是伤到了我,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亚瑟毒舌的一面

他的嘴角露出微笑,美丽而又充满嘲讽,他是高贵的贵族,仰起修长的脖子,优雅傲慢,碧绿的眼瞳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哦,我爱极了他的模样!我想我可能疯了......

他要的话,我愿意为他献出一切

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话来,我想我一定是疯了

"那你唱个听听,我可不信能比我好到哪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没想过他会真的唱给我听......他总能打乱我的步伐,我知道我不该被他牵着鼻子走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He once was the true love of mine.

Tell him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work.

Then 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Tell him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Between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Then 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又是令我感到意外,他的歌声很干净舒服......但这都不是重点!他居然唱了女声版的!这,这听起来就像告白一样!他是故意的吗?是不是他对我也有意思?!不,我才没对他有意思!

"怎么样?" "你——为什么唱的是he?!"

"嗯......我妈妈喜欢女声版的"

他的姿态从容淡定,果然是我多想了吗......

不过,或许我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他,只是一点点......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又跑去了病房看亚瑟。还有没几天他就可以出院了......

我沦陷了吗?不,我没有。我不能这么做,但却又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即使知道我必须为他放弃很多东西。

出院的前一天,我打算和他摊牌,当然没有鲜花

"阿尔?"

我没有应答他,取而代之的——

"啊啊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来!"

"亚瑟果然很轻嘛XD"我想这么干已经很久了,看到他红着脸挣扎的样子,坏心的在他耳边轻声说

"My heart is beating for you,can you hear the sound?"

许久,我看到他回头,然后惊讶地看着他凑近,柔软的唇轻轻地贴近,然后迅速离开,如同蜻蜓点水般

"boy?Would you please put me down now?"

"才不要呢☆"

"哦老天,你快把手放开!"

我抱紧了他,听见了他的心跳声,我敢肯定他也听到了我的

"我一辈子都不会放开哦~"

"笨蛋......这可不算告白......连束花也没有"

听着亚瑟的碎碎抱怨,回头,却只看见他的金发,他靠在我的肩上,我看不见他的神情

但我知道、他哭了......揉揉他的脑袋"真是的,哭什么"

"要你管?你个——笨蛋"

他的声音闷闷的,带着鼻音

"好好好,我是笨蛋,你就是笨蛋的情侣...hey!我们可以组一个笨蛋夫夫!"

"听上去蠢死了"

......

要是幸福能这样一直延续下去就好了。

我站在木屋前。天气晴朗,这无疑是个告白的好日子。这次是正式的告白哦,我准备了玫瑰花,他一定会喜欢的,不过毫无疑问,亚瑟会更喜欢我一点~

我清了清嗓子,缓缓退开门,阳光照入屋内,带着温暖与沁人心脾的花香

                                            END

(能接受甜得腻死人的请接着看,不能接受的请看到这儿☆)

















"亚瑟?"屋内空无一人...难道我走错了?!

我真希望我走错了,或许我该希望自己没有注意到桌上的信

被阳光晒的暖暖的木质桌子上放着一个玻璃瓶,里面装满了花瓣,旁边是一个袋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玻璃瓶下压着一份信——

"You are born to be free"

我应该想到的。我爱的人是那么温柔,残酷地给予了我自由......

我颤抖着手想要打开袋子,无意撞倒了玻璃瓶,手指与瓶身接触,冰冷从指蔓延到全身

打开袋子,是花的种子

"在院里种下蔷薇花,不知道花开的时候能不能等到你......"

"刚种下,怎么可能开得了花呢?"

"如果你愿意它们随时都能绽放......说得对,估计是不太可能了"

我痛苦地弯下身体,极尽全力张了张嘴,喉咙像被卡住般发不出声音

幸福只持续了一个星期。

我想去寻他,可悲的发现我根本不了解他,除了他的名字我还知道些什么?

我放下玫瑰花,扶起玻璃瓶,所有东西恢复原样,除了那袋种子。

我将种子撒在了院子里。

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伦敦时间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好像发生了什么 又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我继续着漫长的旅途......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不懂的小伙伴别急,因为大概会有(下)

以下是帮助理解的小段:

亚瑟从一开始就知道阿尔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他是属于和自己不同的世界,他也不该为自己停下脚步。虽然清楚这一点,但亚瑟终究没能抵住阳光的诱惑,他喜欢阿尔。即使幸福延续得不长久,却也给他带来了意外的美好回忆,他的时间全封存在了那些与阿尔相伴的日子里。亚瑟一向念旧,不管过了多少年,他依旧还站着守望过去,他活在了他的伦敦时间中。他的一生都在追忆过去,时间再也没向前流淌过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