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界线(二)

-关于寻找界线,知晓爱的故事


注意事项


▪长兄cp,一方死亡,是糖


▪取名废,自娱自乐系列


▪ooc有,渣文笔,流水账预警


以上,ok→



这是一个与往日差不多的午后,小松躺在长椅上,懒散得连根手指都不愿动。他感到困意,睫毛如羽毛一下又一下轻轻扫过,光线明暗交替,眼前行走的人也在虚实中变幻,模模糊糊的,但意识仍清醒。


不知何来的疲惫像水草缠住他的脚踝,在喘不过气的水压中他一点点下沉,在阖上眼之前,他隐约看到熟悉的桥——空松曾经在那里等待搭讪女孩。小松完全睁开眼睛,现实中的桥更加明亮,跟依附于宝石表面好看的光泽一样诱惑他不断靠近。


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趴在桥边护栏上。


“唉……”


一声长叹。小松盯着桥下淌过的河水发呆,阳光映在水面波光粼粼的,他的心情也随着河水流啊流,飘到远方。


这个高度掉下去会怎么样?用来戏耍那个家伙应该很不错吧?谁让他每次都欺负哥哥我一个人……说起来,他真的会跑出来打我吗?我又在瞎想什么,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打住打住,小松敢对天发誓他真的只是,抱着某些调皮的恶趣味随便想想,完全没有实践的意思……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天色转晚,走路的踏踏声稀疏起来。半只太阳残留在水面,河水尽数被染成红色。桥边快没人了,夕阳依依不舍打转一圈,勾着少数驻足停留的人,用若有若无,快要离去的温暖捧起他们的脸蛋亲吻,趁着短暂的精神恍惚,用力一扯——“通!”,同它一起没入水面。


于是眨眼功夫,桥上仅剩的最后一人,消失了。


在听到巨大的水声之前,小松的脑子还是乱糟糟的,耳畔风声呼呼作响,唯有失重感清晰无比。他看见自己的身体越过栏杆,距离逐渐拉开,桥变得越来越小。

喂喂……不会吧?又不是什么电视剧?饶了哥哥我吧?


那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目光所及的只有愈来愈近,被夕阳染红的水面。要是出现个走马灯,说不定还能看见空松呢。不不不,要是真看见的话,我肯定要被空松那家伙骂死……


“……小松!!!!”


声音穿过凛冽的风抵达耳边,下一秒水面溅起极壮观的水花,随着那闷沉的一声“通”——水淹没了身体,而声音也被水温柔的包裹起来。水咕噜噜的灌进耳朵,声音消失了。费力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浮在表面轻轻荡漾的水映照着夕阳……除了夕阳,似乎还有别的身影。


小松笑了,那是如同平日却又不同于平日里,卸下负担的安心的笑。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刚张开嘴的瞬间又意识到自己在水中,转而闭上嘴巴,只有呼出的气泡悠悠上浮,承载着他所有的声音。


果然,空松怎么会死呢?


“来得太晚了啊……空松。”


有时候把自己逼到一个无法后退的点时,自身才会明了需要什么。就像赌上所有的钱财拼小钢珠的最后那一下,很简单,小松只是需要胜利,无比渴望钢镚源源不断的跳出来。但如果真的胜利了,自己下意识会做的第一件事情又是什么呢?之前还有现在,这一刻,这一瞬,小松想到的只有那么一个人。


或许现在意识到已经晚了,但小松确确实实依赖着空松。不仅是作为长兄,不仅是作为床伴……即使到现在小松也无法清楚描述对于空松的定位,但他清楚那个瞬间涌上心头的感受,想要见到空松,想要大声喊空松的名字,想要空松活着不要离开……


他,或许比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需要空松。


只是或许,但或许已经够了。


透过层层荡漾的水纹,即使轮廓模糊,小松还是坚定的伸出手,抓住那个满脸写着担心的笨蛋弟弟。他心里暗暗窃喜,这次是哥哥大人的胜利!虽然只是抱着一点点希望,但他可没有赔上自己性命的习惯,事先早就知道河水不深才无所谓跳的啦。他冲出水面,准备好的台词一下脱口而出。


“上当了吧,空松!”


无人回答,小松愣愣的看向自己的手,抓住的水已经快流淌完了。什么都没有改变,桥上的最后一人不过是变成桥下的最后一人。


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就像弟弟们和豆丁太反复说的那样,空松已经死了。明明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但小松从现在开始才有了那么一丝实感。


哐——!拼上了所有筹码,但还是输了,输光了。就像很多电视里那些不甘的失败者一样,声音透过咽喉,挤出牙缝,沙哑而颤抖。小松抬起头,用手臂挡住刺眼的光线。


“真是,糟糕透了……”


tbc.


——————————————————————————


好像很久没更新了ヘ(;´Д`ヘ)下一次更新应该就是在高考后了……长兄别冷啊啊啊啊 @泥炭蘚丘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