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比星子更加明亮

注意事项

▪cp为neet设的karaxoso

▪取名废,自娱自乐系列,背后注意(练习车技)

▪ooc有,渣文笔,流水账预警

▪背景说明:出来温泉之旅的一家,在晚上露天温泉时,长兄因为背上不可描述的吻痕和抓痕找了借口两人偷偷行动。

以上,ok→


“发现好地方!决定了,就这里吧!”

刚入春的风带着凉意,轻轻一吹,小松便下意识紧了紧浴袍。他立马招呼后面的空松快点,然后把浴袍一丢,第一个进入温泉池子。

空松捡起衣袍和他的一起挂好,又将带来的清酒置于池子边,随后跟着踏入池子,任温暖的水流一点点吞没胸膛,他不禁发出舒服的呻吟。

“把酒拿过来了吗!空松真是贴心,快来让哥亲一口~”

“No thanks,小松~这是温柔的我应该做的事情,有什么需要尽管……”

“啊啊,这个时候喝酒果然赛高!大满足!”

“诶,无视???”

没有太多的前缀做铺垫,两人只是一句一句地聊起家常,话语停下来的间隙会突然陷入不像话的安静,只听见树叶的沙沙声。周围漆黑一片,只有池边两盏落地灯亮着橙黄色的光,小松喝了会儿酒,也被灯光吸引过去。也不知道该说他是幼稚还是无聊,一只手搁在岸上惬意地盯着同被灯光吸引的蚂蚁看,有时忍不住又拿着小树枝戳那蚂蚁,玩得不亦乐乎。

这样难得的宁静延续着,直到一个点,一个意料外的凑巧发生。世上有很多个凑巧,能赶上的人却不多,而空松却赶上了。

只是凑巧地一个抬头,就有着无数惊喜。空松发现了,但没有出声,他故作深沉,从声腔发出极富空松特色的“哼”,以此来引起小松的注意,他像是毫不在意地问道。

“小松,入夜以后的天空是什么样的呢?”

“还能什么样?不就黑乎乎的一片吗?”

话是这么说的,但小松还是放下树枝背过去。他一抬头便惊呼,兴奋地扯着空松的手臂让他看夜空。

以天空作为的画布,在破罐子破摔干脆大肆用打翻的墨水渲染后,接二连三的星子格外明亮,清新又带着新生的湿漉感。它们组成的星河像是悬浮于夜幕之上,飘荡着飘荡着就延伸到远方,似为看到的旅人指明道路。

空松顺着小松指的方向看过去,感叹句amazing,除此之外就再没说什么。这是为什么呢?原本他应该会对美丽的夜色大做文章,用夹杂其中难懂生涩的英文词汇以示激动高昂的情绪。许是星河确实为他指明道路,告诉他真正的treasure在何方。

薄雾似是轻纱为所见之物披上层朦胧感,即使如此明珠依旧是明珠。风一吹,雾散开,被水汽氤氲的湿漉漉的眼睛此时因兴奋而流转着潋滟水光,其中的光彩令星空也失了色。只是不经意的偏头,空松便离不开眼了。

不管别人怎么认为,空松觉得眼前的景好看得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可以说是amazing,wonderful的集合体。当然比起赞叹,他更想亲亲那亮晶晶的眼睛。

“空松,你有在听我说吗?别无视我的话啊,快点看……”

未说出的,急切的话语止于唇,转而被柔软的吻吞没。

“空,空松?唔……”

小松想开口询问,可空松不给他喘气停歇的机会。他们亲过很多次吻,却没有一次像这样让他快要窒息,却又舒服得停不下来,所以他推了对方两下便作罢,只是被动承受那份来得极为突然的冲动。

动作是停了,但这不代表小松停止了思考。

什么嘛,完全不听人说话!刚刚打断我的事情,哥哥我还不满着呢!随着吻的加深,酒劲倒也上来了,小松闭着眼睛头昏脑涨,迷迷糊糊的。他是越想越生气,可又不能拿对方怎么样。

于是他努力睁开眼睛,试图和空松对视。话说不出,瞪你总行了吧,小松是这么想的。但他刚看清空松的那一刻,空松放开了他,小松立即后退半步,背部抵住了靠岸的墙。结束绵长的亲吻,取而代之有只手轻轻抚上他的眼角,随即一个吻也轻轻落下。

https://shimo.im/docs/99v9koRvv6QrRIbg




草草结束了。

提问:那么比星子更加明亮的是小松的眼睛,还是小松,还是炽热的爱?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