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声音渐远(2)

注意事项

▪多视角系列,您现在看的是第二章

▪neet长兄松,微量宗教

▪ooc有,渣文笔,流水账请多多包涵

以上,ok→

松野椴松有个故事要讲

我是出生在松野家的六子之一,身为末子我自然对哥哥们有很多不满。一个个都是笨蛋人渣,自身对这一点还毫无悔改,真是差劲!虽然这样说的我也是其中的一员,但还是有所不同,我比哥哥们可爱多了~

话有些扯远了,今天我主要说说关于两位长兄的故事——松野小松和松野空松。

生活中总会发生点无法预知的事情,用空松哥哥的话来形容应该说是瞠目结舌。小松哥哥就在无法预知的一天,什么都听不见了。

被这么告知的我们以为这只是小松哥哥的恶作剧,只有空松哥哥担心地跑过去东问西问,一开始我还想空松哥哥也太配合了吧,直到两个人趴在桌前写字交流,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全家人跑了很多医院,但得到的结果却是统一的原因不明。

小松哥哥那时候毫不在意地搓着鼻子,大大咧咧地搭着空松哥哥的肩,告诉我们,“不就听不见了嘛,苦着脸做什么?我小松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哦~呦西,我要做一辈子的neet,目标是人间国宝!”

听到这话,我确确实实松了口气,要是小松哥哥消沉起来,家里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从那天起,空松哥哥开始负责照顾小松哥哥。小松哥哥不愿意学手语,交流都是靠写字,空松哥哥就把笔和纸随身带好。虽然我认为这两个人在一块,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语言的交流,笔就更不用提了。

只要小松哥哥眉头一皱,嘴巴抿了抿,空松哥哥就好像知道他想什么。饿了,口渴,困了,感到冷了……这些都只是家常便饭的小事情。有时候小松哥哥放下漫画书,对着空松哥哥眨眨眼,空松哥哥就笑着过去把他抱在怀里,嘴里说着些听不懂的痛话。小松哥哥是听不到的,但也跟像听见似的捂着肋骨说痛,然后也同样脸上带着笑,凑上去和空松哥哥接吻。

气氛很好是吧?好个鬼!看到这一幕,我的眼睛都要瞎掉了!咬什么嘴巴!这让路过看到的人只想说句“去死”的现充画面究竟是什么玩意儿!搞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疹子了!

你可能有话要问我,但别急。我当然知道这两位长兄在一起的事情,虽然他们没说,但我不是傻子,而且其他的兄弟也隐约察觉到了。比如上次轻松哥哥看到他们的现充场景,气得差点儿摔了手办。

生活到这里为止还挺和谐安详,可能就是太过和谐安详,才导致我们时常会忘了小松哥哥他听不见的事实。

就在一天下午,我们全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我们知道的只有空松哥哥被摩托车撞了,赶到以后发现问题不是特别严重,所幸空松哥哥身体一向好,大概就是打打石膏就能好的骨折,接下来只要住院观察一阵。

我担心的是坐在门外不敢进去的小松哥哥,他一言不发,脸上有伤,衣服也脏兮兮的。看到我们的时候,小松哥哥立马站了起来,他想说些什么,最终他还是咬紧嘴唇什么都没说,又坐了回去。

其实在小松哥哥站起来,抬头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暴露得一清二楚。眼眶是红的,眼睛没什么光彩,刚得知自己耳朵聋了的时候都没见他这样难过。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听不见?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原因不明那种东西,完全无法理解!明明,已经很开心了!这样持续下去不好吗!为什么要时刻提醒我,我已经听不见了!”

一开始只是垂头喃喃自语,到后面就是我们从来没见过的小松哥哥,他一个人在嘶吼。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只是尽全力用着他认为最响的声音来发泄。我才知道,原来小松哥哥一直都很在意,听不见这件事。只是他不说,又整天挂着笑,我们不知道罢了。

场面失去了控制,我记不清是怎么收场的,好像病房里传出响声,随后是空松哥哥的声音。

“抱歉各位,先别吵了?能过来扶我一下吗?”

我们终于记起正事,一拥进了病房。

我看着在原地发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松哥哥,心里不是滋味,就拉着他进去。

进了病房就看见空松哥哥摔在地上,他看见我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外面声音有点吵,他有点担心想出去看看。

空松哥哥自然是在被我们扶到床上后一顿臭骂,大家七嘴八舌的,我瞥了小松哥哥一眼,他还有些不知所措地愣在大家身后。我心中暗骂,你倒是拿出刚刚的气势啊。

“说起来,小松哥哥也有话要说呢。”

我直接把小松哥哥推到病床前,丢下话就不管了。

啊啊,后面的场面也很混乱。我只记得某个时刻,小松哥哥哭了出来,抱着空松哥哥一直说对不起。

空松哥哥轻轻拍着他的背,小声安慰他。空松哥哥很有耐性地等小松哥哥哭完,再捧起他的脸,两个人的额头贴在一起,相互对视。

空松哥哥肯定是说了什么,但声音太轻了我们都不听见,听见的只有小松哥哥。

你问我怎么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只是这么觉得,因为小松哥哥笑了。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陪在小松哥哥身边的是空松哥哥,真是太好了。

现在距事故发生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吧,我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跟以前不一样了,但具体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一样。

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长兄二人的故事还在延续,我祈祷他们能有一个好结局。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