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喜欢的意义

注意事项与前提(重发版)

neet设,不确定感情,陷入自我怀疑的空松x努力创造独处机会,想要整天lovelove的小松

背后注意

依旧是自我满足系列,想要喂自己糖吃

渣文笔,ooc有,无逻辑,傻白甜

以上,ok→




一如既往的,空松拿着镜子,本来他应该会满意地看着镜中自己然后赞叹这神都为之倾倒perfect的外貌。但事实上他完全没有照镜子的心思,不过是在用镜子偷偷看后面的人。

距空松接受小松的告白已经过了五天,但一切依旧平静得很,好像就只是普通的日常。除了在私下会抱在一块顺从某长男的要求而kiss以外,也就是聊聊闲事比如有新开的拉面店下次大家一起去吃,赛马又赌输了,或者今天小钢珠稍微赚了一点要对弟弟们保密。

“轻松,帮哥哥去买啤酒吧~” “哈?自己去买啊!” “什么嘛,小气!就当做是长男的请求不行吗,拜托了!” “啊啊……我知道了,正好我要出门一趟。” “最喜欢你了,小轻轻!” “混蛋长男,再这么叫,小心我揍你!”

其实空松发现了,小松几乎对谁都能轻易随便地说出喜欢这个词。说不定,小松跟他告白也只是一时兴起……说不定,小松根本就不喜欢他。

“喂,把长男大人抛在一边,哥哥我会哭的哦?”

呼出湿热的气体轻轻拂过耳畔,酥麻的电流突然从耳根传来,手中的镜子一个没握好就摔了下去,空松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立刻捂住耳朵。他转头就看见某长男从后环住自己的腰,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

“唉……过来。”

空松把镜子放远一点,跪坐好,这架势一看,平时就没少这么做。小松立马笑嘻嘻地枕上去。

“难得的独处时光,不来干点什么嘛?”

“独处?”

“你都没发现吗?他们都出去了。”

“哼,当然发现了,我可是有一直看着brothers~”

空松撒谎了,他确实没有发现。说到底,为什么没有发现?我都在干什么?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心中有急促的预警声在鸣叫。从一开始的悸动到现在习惯性地去找某个红色的身影,这不是已经很普通地喜欢上了吗?啊啊,完完全全的沦陷。

他撇过头,有些不自在地伸出食指摩挲脸颊,试探性问。

“小松……能不能再说一次‘喜欢你’?”

“呜哇,才不要呢,太肉麻了吧。”

啊,很干脆的被拒绝了。明明刚才对轻松就那么容易说出来,是我就不行吗!当然,空松没有要怀疑自己魅力不如别人的意思,只是在小松喜欢自己这件事上,他没有自信也没有把握。果然,如果是女孩子的话会更好吧。

“先不提那个,空松——来kiss吧!”

小松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那只手的温度如同阳光一般。明明脸上挂着与往日里同样爽朗又带些痞气的笑容,此时此刻却令空松心动不已。以前他问过小松为什么这个时候想要kiss,记得那时候小松没有以恋人作为理由,只是因为他想所以就这么做了。嗯,是个任性、坦率的恋人。

空松并不讨厌这样不为任何理由而接吻,倒不如说——很喜欢。

于是他抓住小松的手吻了吻,转而十指相扣按在地上。在他弯腰俯身时,小松顺势用空出的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脖子,双唇相触然后很快分开,是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但这个吻没有马上结束。当目光相互交接,他们的眼神都没有闪躲而是默契地靠近彼此再一次亲吻。灼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两个人的嘴唇紧贴然后辗转厮磨,一点点加深。

空松喜欢在结束的时候亲吻小松的额头,就像某种虔诚的仪式一样,大概只是为了不让那份黏糊糊又言不尽的爱溢出装载的容器,于是决定在做出格的事情之前点到为止。可是这次小松却不如他所愿,在他抽身之际,勾着脖子的手用力将他拉了回去 ,然后埋在他的颈间不动了。

“小松?”

湿漉漉的气息轻轻拍在后颈,带来阵阵痒意,空松觉得他的心也很痒 。

“空松的味道真好闻……”

声音闷闷的,并且越说越轻,最后几个字含糊得很,他没有听清。但对于小松前半段的说辞,空松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不解,他身上能有什么味道,除了皂荚味还能有什么?

“呦西,干脆趁着这个势头直接sex吧!”

这句空松听清了,但却没来得及反驳就被小松的举动惊得心漏跳半拍。

他在啃咬空松的脖子,依稀能感觉到牙齿触碰皮肤的力道,不轻也不重。说是啃咬也不准确,因为根本没有痛意,其实更像是野兽遵循本能,亲昵示爱的一种方式。

空松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脸红,只是觉得脸很烫很烫。他有预感再这样继续下去绝对会发生不妙的事情,他怕自己一冲动……想到这,他毫不犹豫推开小松,略带些狼狈地逃到远远的另一边去。

等他做完这一连串动作,回头就看见小松气鼓鼓的脸。

“你生气了?”

“当然生气啦!哥哥我居然被笨蛋次男拒绝了!我的魅力就这么点儿嘛!”

小松完全不给空松解释的机会,立马躺在地板上,跟争夺抚养权那时一样闹了起来。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哭闹起来还是很奇怪的,但放到小松身上就显得很自然,会让人不自觉地认为他在撒娇,想要答应他的所有请求。

“啊啊啊想要sex!sexsexsexsexsexsexsex!我们都交往五天了,sex完全没问题的吧!刚才哥哥都做了那种事情,你还不上,是男人吗!你肯定是不喜欢我了,连sex都不和我做!”

听到不喜欢,空松的心紧了紧。

“Nonono,不是这样的!我对小松的爱是不容否定的!那,那个sex啊……我听说,做下面的人会很痛……”

一瞬间,空松好像看到小松的眼睛亮了亮,下一秒,就看到他冲自己扑了过来。

扑??!这是什么危险的动作啦!万一没接住摔了怎么办!小松你这家伙不是超怕痛的吗!尽管被一堆想法干扰,空松还是有悄悄留意扑过来的方向,然后被长男扑了正着。

“我家次男怎么这么可爱!哥哥我的肋骨都痛断过,sex简直是小case!赶紧来做吧!”

空松是被惯性的冲击力带过去整个人后倾摔倒在地,脑袋磕了一下,还有点晕乎乎的,所以当小松跨坐在他身上扒衣服的时候,他只是想着去吻一吻对方亮晶晶的眼睛。


(咱们评论见)


考虑到兄弟们快要回来,他们并没有做得太久,马上进行事后的清理。空松也不急于一时,未来的日子还长,他们可以慢慢享受在一起的时光,但……当下,一直留存心中的困惑还未得到解答。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孩子吗你?居然在为这种事情不安,真是个笨蛋!”

空松跪坐这小松面前,羞赧地低着头。他就知道!小松这家伙一定会笑话他!可就算这样,他还是想要得到答案。

“我家次男就会给我添麻烦,一定说那么具体才懂吗?就是因为喜欢才会在恋人说不出那两个字啊。”

“诶?”

空松惊讶地抬起头,直直地对上小松的视线,他眼睛弯弯的,盛满了笑意。

“抱歉啊,让你不安了……我喜欢你。”

小松的耳根通红,像是为掩饰害羞般他下意识搓搓鼻子,爽朗的笑容中似乎多了点别的什么。

多的那点东西跟香料差不多,刺激得人都想流泪了,空松这么觉得。

“喂喂,虽然知道你是个爱哭鬼,但这个气氛下别哭啊,哥哥我会不好意思的。”

视野的边缘模糊起来,边角发毛,但面前还能看见处在正中央的人笑着过来抱住自己,摸着自己的脑袋。

真正意义上的安心了。

于是就在长男怀里抹眼泪迎来故事的结尾,真是可喜可贺。





end

这里是补充。

埋在次男颈间,小松说的后半句是在说空松的

味道令人安心。

在“怕小松受伤”那里,听到这句话戳心了,小松心脏跳得贼快,搞得肋骨疼。

诶诶?你说轻松?买啤酒的轻松:mmp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