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恋爱审判

注意事项

▪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自我满足系列

▪小松视角

▪ooc有,小学生文笔,全程流水账



法锤敲下,声音不大却足以让被告人感到自己沉重的罪孽。

“肃静——那么,现在开始对被告人小松进行审判!”

“对于禁断之恋事件,你是否认罪?”

听到问话,小松抬起头,他的眉眼间掺杂着些许无奈与疲惫。事实上对于接下来决定生死的回答,很久以前就决定好了,所以他早就没了退路。嗯,你说后悔?怎么会,他可是小松。即使被所有人反对,他也不会后悔,任性地坚持自我,义无反顾走下去。所以在这种时候,他笑了,而那个肯定的答案就在嘴边呼之既出。

“等一下,裁判长!我要为小松做辩护!”

突然场上发生变故,弁护士空松站了出来。

“小松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他是无罪!”

小松觉得空松穿正装是绝对的帅,可惜他那家伙总是喜欢痛得不行的皮夹克还有墨镜,谁能想到他穿正装居然会在这种场合。立于在法院的中心,打扮得体也没有说痛话,那样站在自己边上的身影实在太过于炫目,小松根本就无法把眼睛从他身上离开。而且看他脸上的表情,哇呜,是在为哥哥我担心呢……怎么办才好,越来越喜欢他了。

“事到如今,还要为你那哥哥辩护?孩子,他盯上的就是身为兄弟的你啊。”

“哼,口说无凭,请出示证据吧,否则可动摇不了我坚硬的heart~”

不要出其不意啊,真是一往既如的痛,肋骨都要折了。

“出示证据——”

“裁判长,证据在这里。禁断之恋证据一,身为长男的小松总会不经意间盯着次男看。”

“这有什么,我们可是兄弟,证据不成立。”

“再怎么说,次数也太多了。”

“显然,兄弟中我的charming是最大的!不愧是我,竟让小松都如此着迷,真是罪孽深重的guilty boy~”

“喂喂……”

小松本来想打断他继续自恋下去,没想到空松立马回过头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笑,悄悄地比口型“我会证明小松的清白”。

就那么相信哥哥无罪吗?倒是好好考虑下我的心情啊,哥哥我可是会哭的喔?一瞬间,小松觉得喉咙有些哽咽——啊啊没办法,他家次男就是这样脑洞空空如也却又温柔的笨蛋。不过这一点,他也是喜欢得不得了。

“审判继续——”

“证据二,每当次男出去想要搭讪女孩子,长男总是恰巧路过然后进行捣乱,绝对是故意的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但我非常了解brothers,小松他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根本看不来气氛,他肯定不是有意的。我们的长男可是超害怕寂寞的,他只是不想一个人才来找我搭话的。”

话音刚落,小松似乎看到证人偏向自己,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用着只有他懂的话说,“你啊,就是仗着他的这份温柔变得越来越贪得无厌,完全不去考虑被发现的后果。”

“空松,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的哥哥对你抱着怎样龌龊的想法。证据三,趁着次男睡着的午后,作为长男的小松……”

十分清楚证人接下来要说什么,所以小松毫不犹豫立即出声打断,迎着证人惊讶的目光吐出那句早该说出的话。

“我有罪。”

“你在说什么,小松!辩护还没有结束,我!”“嘛嘛别急,空松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小松看着自家弟弟着急的样子,心情莫名好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有了结束审判的勇气;也许是因为空松靠得太近的缘故,有什么在驱使着他遵循内心;也许很单纯的、因为松野小松是个笨蛋人渣的缘故,他有了任性的权利。

小松一把揪住空松的衣领迫使他凑得更近,自己也是撑着为被告人设的围栏让身体前倾,然后不给对方逃跑机会似的马上按着他的头,这下两人的嘴唇也只能紧紧贴在一起,隐约还能感觉到传来的凉意,还真是符合小松个性的、胡来的接吻。

无罪的人会对弟弟做这种事吗?知道了吗?松野小松有罪。

他看着空松后退几步,脸红着用手遮挡嘴,目光与他错开。小松知道的,当别人态度强硬的时候,空松会明显弱气,眉尾慢慢垂下和平时张扬的样子不同,看起来有种乖巧的可爱。如果时机正确,他倒想摸摸空松的脑袋,十分遗憾,现在他只能静静等待最后的审判。

“弁护士,请说出你的判断——”

“太狡猾了,这是色诱吧……色诱弁护士可是大罪哦,小松。”

“诶?”

“请判被告人死刑……”

一切发生地太快,就如刚才他临时决定所做的,眼花缭乱得令人头晕目眩。恍惚中,他看见空松站在自己面前,耳根还泛着红,眼神却是温柔又坚定。

“请判被告人死刑,连带同样有罪的我一起!”


“空松你个混蛋耍什么帅!开什么玩笑!”

“不是玩笑,我喜欢小松。如果爱也能称之为罪的话,那么请给予我相同的罪名!”

空松总会在奇怪的地方特别较真,比如现在,他转过身,用那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认真眼神直直地看着小松。小松不得不承认这画面极富有冲击力,心脏都有点承受不住,开始疯狂地跳动起来。什么禁忌都去他妈的吧!说真的,结婚吧。这是当时小松唯一的念头。

一旁隐在暗处,咬紧牙关的证人完全理解不了这变故,胸口的衣服被他攥得起皱。什么都没有想,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去反驳,于是不顾一切暴露在法院之上,像是要把心底所有的话倒空一般声嘶力竭。

“作为兄长的他可是在你睡着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亲吻你!很恶心不是吗!你这个笨蛋,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迁就他!”

“啊啊,这些我都知道,毕竟我一直看着brothers,小松当然也在里面。还有,和小松接吻不恶心,我也没有在迁就他。”

“你……”

证人再说不出一个字,只是捂着脸,肩膀微微颤抖着。

空松朝向证人的方向,那个躲在阴影里的身姿渐渐清晰起来。他没有感到惊讶,仿佛在看一个闹别扭不肯回家的孩子,颇有几分宠溺和心疼意味地笑了,“所以啊——证人小松,别哭了。”

嘀嗒嘀嗒,眼泪顺着指缝落在地上。啊咧,好奇怪?为什么我在哭?证人摊开手,上面全是泪水,而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他不停地拭去眼泪,但怎么止都止不住。有个声音告诉证人可以放弃伪装了,就在他终于可以安心的霎那间藏起来的害怕和不安疯狂地溢出,他无措地放声大哭。

“对,对不起……我是真的,真的,好喜欢你……明明知道你是我的弟弟,但我就是忍不住……对不起……”

“心声已经听到了,我也很喜欢你。小松根本不用说对不起,你没有错。”

一时间,安静的法院充斥着哭泣与忏悔声,所谓的围栏早在不经意间消去。空松还在安慰抽泣的证人,而小松站在法院中央,一个人低着头,习惯性地搓了搓鼻子,笑得释然。

“裁判长大人,没想到吧,我们都输了……”

他往上瞥了一眼,

依旧看不清某位处在高处裁判长的神色。只听见法锤叩击的清脆声音回响开,迎来了故事的尾声。

“审判结束——”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