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不存在的骑士【合集】

合集出来了,这篇终于是完结了。个人没什么文风,全篇都是平淡无味的基调。可能还会有些ooc。。。对于认真看完的你们,献上感谢。

总之,作为【不存在的骑士】←这篇小说的脑洞,自我满足成功。

大概的剧情是根据原作的剧情线走。

骑士篇

【1】

一个异常闷热的夏日午后,世界像被塞进火炉,而发生的一切就如大地上蒸腾着快要扭曲眼前所有事物的空气,准确来说,应该定义为热气,总之都是枯燥又乏味的。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特别,那天是国王阅兵的日子。骑士们手握缰绳挺直背部,英武地坐于马上,静静等候国王的到来。

这个世界充斥着太多未知,比如某些微薄的意识慢慢汇聚起来,偶然碰上空缺的名字,碰上一个职务……

国王来到最后一位骑士面前,他对眼前这名骑士感到好奇。穿着衬衫,没有盔甲,没有马,只有手中握着双剑。他还注意到了更细微的东西,那件雪白的衬衫。战争持续越久,士兵们就越不讲究清洁卫生。

“骑士,您为何如此不同?”

骑士没有任何表示,但握住双剑的手却微微颤抖。

查理大帝不愿放过他,一步步紧逼。

骑士恭敬地单膝跪下,低头,冰蓝色的眸子中没有任何情感。

“因为我不存在,陛下。”

国王的手穿过了他,就好像这位骑士根本不存在,于是他相信了这番说辞。

“您的名字?”

“安迷修。”

一个凭借着意志与对神圣事业忠诚履行职务的骑士,不存在的骑士。

【2】

作为骑士,安迷修是绝对的出色:从自身做起秉持着骑士的原则不放过任何漏洞,然后去规范别人,所有的条令与规则都倒背如流,做事下定论前都有充分的依据,还有对国王献出全部的衷心……他完美得挑不出错,也正是如此,他是一个不合格的人,连生物都算不上的不存在的骑士,被周遭的人厌恶、暗地里讽刺的安迷修。

安迷修不喜欢和人交流,一旦他开口一定是在挑人毛病或是揭穿那些满口谎言,头脑充斥不切实际幻想,渴望被人仰慕的小人。

清晨训练到肌肉发硬无法动弹,对于提到别人伤心事的抱歉,上了战场的害怕,会有种感觉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

“明明是个不存在的东西……” “他还真是可怜……”

安迷修经常拿着双剑在营中来回巡视,抬着头,对他人的冷嘲热讽不予表示。实质上,他是以自我为中心,高傲地活着。

以上的一切构成了这位骑士,一个自以为活着却不存在的骑士。

这样的一位骑士也不是抛弃了一切情感,只是他还没遇到那位海盗。

海盗篇

曾经受过他们恩惠的,那些满是感激的脸庞开始扭曲,就在下一秒变得狰狞厌恶,转眼间陪伴他们多年的海盗船在燃烧,跳动的火焰中他看到被烧得漆黑的焦木,桅杆,船帆。被绑住手脚的同伴在海中挣扎着沉下,什么也看不到了。

"大哥,活下去。"

我怎么可能愿意因为自己那破身份苟活?

所以我挣脱那些混蛋的手,用尽全力奔跑,选择和他们一起沉在大海中。最后一秒我看到的是岸上人他们惊恐的面容。

是在害怕因为我的死亡给他们带来灾难吗?哈哈,真是活该!

但我不明白。躺在沙滩上、呼吸着满是咸湿的空气,这算什么?

勉强把眼睛睁大,也只能看见旁边那家伙的鞋。

他就站在我旁边,用着令我快发疯的死板,正经的声音说:“别这样浪费自己的生命,你应该为自己活着感到骄傲,可以更有意义……你是真实活着,存在的人。”

那时候我根本就不在意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更别提去理解。

“而且根据你朋友的遗言,你应该好好活……”

"你为什么不救他们!"

我听见自己拼尽全力的怒吼,心中明知自己是在毫无意义地发泄脾气,把这位过路人当作是出气筒。我气的仅是自己没有能力救他们。

"打断别人说话真是没有礼貌……我已经尽力了,活下来的只有你这是事实,再生气也没用。难道你是想拒绝那些可怜同伴的请求吗?啊对了,如果道歉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我郑重地对这件事感到抱歉。"

这家伙……欠揍。

海盗【2】

“说得容易,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吐掉充斥着口腔的鲜血,恶狠狠地一脚踩在倒于地的人脸上,雷师咬牙切齿回忆着说。

"我操,老子根本就不知道那家伙是谁"也对你的过去一点兴趣都没有!快把你的脚移开!"

"哼,海盗团奉行看到鶸鸡就要踩!弱者没有话语权。"

几年前,某个海边小国的三皇子突然失踪,那时候正值敌国入侵的阶段,没人有闲工夫去寻找这位失落的皇子。

在面临劣势,某个海盗团出现救了这个濒临灭亡的小国。照道理应该是嘉奖这个海盗团,但海盗团一直劫富济贫惹得贵族不开心。于是在战后,海盗团因为抢夺作恶的罪名被通缉。

同时三皇子是海盗团的老大的事情被传开,在贵族的添油加醋下,认为是海盗团的人人带坏了自己的儿子。

就在两年前,海盗团受人暗算。某位路过的骑士救下了三皇子,其余人全部死亡。这位骑士将三皇子安置在海边居民的家中。

第二天,三皇子不见了踪影。

这是一个无名小国发生的事情,消息被封锁在国内,整个大陆并不知情。

那么发生在小国之外的是,同样在两年前,出现了一个没人敢惹的"疯子"。他寻找强敌进行殊死决斗,他像是不怕疼痛不畏死亡的雄狮,手持海盗弯刀对着有实力的人挑衅,再一一击败。他高傲的性子引来一身祸,在面对几十人追杀时他依旧活了下来。

他口中的海盗团,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个可笑空洞的谎言或者是错误。因为这个海盗团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有人会问起海盗团这个病句,他只会用平静得让人发疯的眼神盯着人看,最后只是缓缓说"是海盗团,没有错。"

雷狮觉得他不该活着,所有他从没把自己当活着的人。好好活下去是他们的遗愿,雷狮照做了,但如果是并非出于自愿的死亡呢?比如被杀?

他不过是个寻求解脱,自认不存在的海盗。

骑士与海盗篇

【1】

极端却又完全相反的两人像是受命运牵引一样相遇了,随之而来的决斗仿佛在意料之中。一切很自然地顺理成章,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雷狮将腰间的弯刀抽出,泛着寒光的刀锋指向骑士。他玩笑般开口说:"不存在的骑士?我管你是什么样的怪物,此时此刻,我看你不顺眼就是了。你的存在简直令人作呕。"

"不巧,你的存在也很碍眼。"

只要看上一眼,对方的身影便会深刻于脑海,各自是什么样的人都清晰地映照在眼底,彼此心中浮现出相似的话语——他是我最讨厌的一类人,真恶心。没有太多理由,他们像是天生的死对头。

然而在半个小时以前,明明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安宁。

一场胜仗结束,他们沿着河边的草地做短暂休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的心情很好,在燥热的天气下就连一点微风拂过都让他们倍感舒适。他们互相勾着肩膀,木制的酒杯激烈地碰撞着。国王也是脸上挂着笑容,同身边的近卫聊着什么。

某位骑士显然不适应这样热闹的场面,只是静静倚靠树,双手环抱着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他们如此高兴?战绩为什么要夸大其词,滔滔不绝地告诉别人?

对于人,安迷修不懂的实在太多。比如夜深人静的夜晚,他思考着究竟是什么让人们闭上眼,在失去几小时的意识后又能找回自我。他没有像人那样朦胧的睡意,思绪保持永远的明确与清晰。这些无法理解的事物,睡觉的本领还有他们与生俱来的血肉之躯让他心中生出几分类似嫉妒的情感。

不过,他也为自己的不同暗自感到自豪。没有人能像他这样绝对地遵守骑士道,没有人能将自己撕成碎片,他比这里只会吹牛皮的军官强得多。安迷修坚信自己是真正的骑士,也是最后的骑士。

所以他不打算去改变。用有人的行为,一定会让我变得不像自己,安迷修这样想着。

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安迷修下意识看过去,目光与某个海盗交错。

紫色的星河背后什么都没有,那是一片回荡着死寂的虚无。

像是透过眼睛将那人看穿一样,一股无名火让安迷修无由烦躁起来。或许是那人漫不经心的态度,或许是赤裸裸露在外面未经处理的伤口,凝固的血渍。安迷修敢肯定眼前的人绝对不是以伤疤为勋章和荣耀。

他是在寻求死亡。

渴求的宝物被对方不屑地从高处抛落,安迷修第一次那么火大,比看到军营里那些废物骑士还要生气。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换取不到的存在,血肉之躯正在被他糟蹋。

"有没有兴趣堵上性命来一场生死决斗?"

思绪飘回现在。不断翻腾的厌恶感让安迷修皱了皱眉。

他抿唇不语,只是将目光投向查理大帝,手中的剑不自觉握紧几分。

查理大帝饶有兴趣地看着骑士露出为难的神情。他同营中大部分人一样不喜欢这位骑士。虽然有些事情确实欠准确,但这位骑士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军队引以为荣的战绩。查理大帝想派些苦差使给这位骑士干,但最繁重的活却是骑士渴望得到的尽忠尽职的考验。

如今有个给骑士找茬的机会放在眼前。

“陛下,陛下!”近卫急急忙忙地出声告知国王,“这家伙就是那个叫雷狮的海盗疯子”

查理大帝沉思片刻,笑着对安迷修说,“骑士,这位挑战者是个大麻烦,你得保证不让他惹是生非。”

不惹是生非?是要把这家伙绑在自己身边的意思吗?这个考验的难度有点大啊……

“我明白了,如果这是陛下您的意思。”安迷修向国王弯腰手掌贴于胸前,行最标准的礼,“我会做给您看的。”

“海盗,由于我不知道你的名字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首先,我是不存在的骑士,死亡只是单方面针对你罢了,这是不公平的对决。而且我并不想夺人性命,容我拒绝这场决斗。”

“如果只是限于击败对方的决斗,我随时都奉陪。不过,条件是你得跟着我。”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万一以后就再找不到像这样的家伙,对,家伙。他敢肯定眼前的这位骑士不是人,是个怪物般的存在……突如其来的预感很可怕,仅在一瞬间,他觉得只有这位骑士会把梦寐以求的死亡带给自己。

“我没意见。”他将弯刀放下,目光直白地与骑士对视。未来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会和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共处。

“安迷修。”

“雷狮。”

“不握手吗?”

“啧,太肉麻了,更何况对象是你。”

“……赞成。”

名声远扬在外的两人对彼此的名字一无所知,在这一点上,他们还真是类同。

以上,就是骑士与海盗的相遇。

【2】

偶尔有那么一刻会想融入集体中。大声地喊口令还是说说风凉话和粗鲁话什么都好,总之,骑士很想和别人发生些随意的关系。

但怎么做才能显得亲切又不突兀呢?前面的两个人快要经过这里了,没时间再思考了,得赶快说些什么。

安迷修只是嘴里嘀咕了几句听不清的打招呼的话语,就在这一刻,他的思维显得模糊不清,声音的轨道慢慢变浅,眩晕之中他似乎听到那两个人的回应。

安迷修握紧了手,刚转过身,清晰的意志回来了。他很快反应过来刚才的话不是对自己说的,于是他又急急忙忙离开。

到自己的帐篷里倒是有了稍许心安。

“落荒而逃,不觉得难堪吗?”

事不关己的海盗坐在羊毛毡上,毫不掩饰嘴角讽刺的笑意。

大失败,最落魄的样子居然被这家伙看到了。话说这事他怎么知道的?

“时机刚好,我正要去找你呢,今天早上你又惹麻烦了对吧。”

安迷修极力把话题扯到雷狮身上,但这很好地让他想起那些糟心事儿。

“什么?”

雷狮还是老样子,随意抓了两下头发然后摊开双手,作出努力回忆过却无果的模样。

这让安迷修更加烦躁,他忍着怒火使劲把声音压住,让语气显得还算平淡。

“你来烦我也就算了,但别给其他人添堵。”

“哈?”声音抬高八度,比起疑惑雷狮更多的是不满,“你只说过要跟在你身边,我可是连和你住同一帐篷这样恶心的事都忍下来了。”

嗯,恶心的这个看法我是赞同的。每次到晚上,安迷修都无比希望自己能掌握睡觉的本领,免得被失眠的粗鲁的海盗拽去进行深夜决斗。不过好在,他最近学会怎么装睡了,保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要被识破。

“再说了,平时我给其他人找茬也没见你兴师问罪过,今天倒好,你就那么看重那个小跟班?”

“跟班?他是被我指点过的后辈,我自是要多照顾他一点。”

话音刚落,银光一闪,弯刀直直飞向安迷修。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凭借经数次偷袭后的习惯,骑士似乎对截住弯刀的方法得心应手。

“不是说过了吗,帐篷里不要丢刀子。要是损坏边边角角,到时候缝补的人还是我。”

“别再叽叽歪歪地废话了。蠢骑士,来接着决斗吧。”

时间一长,安迷修放弃了在称呼上的纠正,此时他的注意力全在那块渐渐被染红的布料上。

“动作那么大,伤口又裂开了。你就不能注意点吗?这次的衣服我不会再帮你洗了。”

雷狮无所谓地偏过头,他本来就不在乎衣服是否干净。而且这话对方已经说了好几遍,反正最后洗衣服的是蠢骑士。

“唉……”安迷修认命似地去给雷狮重新包扎伤口。换下血迹斑斑的绷带,视线触及令人心惊的痕迹,他平静如死水的心传来发麻的感觉,眉毛微不可见得皱了一下。

“今天的决斗到此为止,同时我拒绝各种偷袭。如果你还是想打的话,我没意见,就让你的刀穿过空气好了,我绝不还手。”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雷狮知道骑士贯彻的骑士道与底线。在这般如同威胁的话语下,他只能妥协。

对于两人来说,这是平淡的日常。

当然,日常中总会有波澜。

安迷修并不觉得那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他总会在莫名其妙的时间段里想起那天发生的事。

白天,雷狮意外地乖巧了很多【其实是说话次数减少的缘故】。然后到夜深人静的夜晚,他带着一身酒气邀请自己去看星星,准确来说,不是邀请,安迷修是被海盗粗暴地拖走的。

不巧那天晚上没有星星,安迷修只能对着深墨色的夜空发呆。

“安迷修,什么东西适合赠予已故之人。”

不是蠢骑士,叫的是名字,这个细节是安迷修在回想的时候发现的。

“冷不丁地问什么奇怪的话。”安迷修没有追问已故之人的话题,他开始认真思考。根据印象,军队的人似乎会在死去战友的墓碑上放花来着?

“大概是花吧。”

雷狮看着骑士深思后说出这样一个答案,不禁想要放声大笑,但他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想必以后不会有像你这样的骑士了。总是那么一板一眼,即使是打心底不喜欢我,还要以恪守骑士道为一切前提……最后的骑士,你与这个称号确实般配。”

这话带有讽刺意味,但安迷修没听出来,他甚至为雷狮这样赞美自己感到一丝不自在。

只限于那个晚上,安迷修觉得雷狮再惹点事情出来,他也不介意。

【3】

卫士们穿着花哨的军礼服,在宴会上他们总是竭尽所能将自己打扮得光彩夺目。安迷修仍是穿着白衬衫,两把双剑像是忠诚的护卫时刻跟随他左右。他本该坐在餐桌前的,但他没这么做。

即使吃饭对他毫无意义,他还是会以一丝不苟的态度来参加宴会。只是安迷修不得不带着某个海盗在身边,而这场宴会并没有为雷狮留座位,所以他同雷狮一起站在柱子旁。

他看着卫士们为一两道菜而争夺,撕扯起来,餐桌上汤汁飞溅,这景象堪比战场。

安迷修照旧把一切都进行得从容有序。他认真检查器具,不放过一点不光洁的地方。对于吃的,他要取特别的刀子,亲自动手剔除每根骨头上残留的肉。他又是将酒分装在大大小小的杯中,最后在银杯中将酒馋和好。不过他没有食欲,也不需要进食,于是他把这些东西全部给了雷狮。

然后一如既往的,卫士们开始自吹自擂,他们夸大自己的事业,赞美荣获的爵位与军衔。

“骑士你总是对别人的事情非议,但事实上你的功勋也是有折扣吧?”

嘈杂声中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安迷修立马反驳“我的军阶都是凭战功获得,全部都经过严格的审核。”

“冷静点,骑士。我举个例子,你获得骑士称号的原因是事实吗?”

“这当然,在一年前,我救下海边某个小国失踪已久的皇子,将他安置于海边的一户人家。”

“我否定这件事!你怎么能肯定他是皇子!”

“我也是听那户人家所说,然后委托他们将皇子送回。”

“你没有确凿的证据,万一那户人家认错了人呢。而且第二天就有了皇子逃跑的消息,你也没有把皇子安全送回国,这是你的失职。”

一时间唧唧喳喳的议论声快要将宴会淹没。

查理大帝觉得这是个发话的时机,“年轻的骑士,这是怎么回事?”声音中透露出至高者的威严。

“陛下,这是诬蔑我的谬论。我这就去寻找证人来证明我的清白。。”

安迷修绝不允许这脏水毁了自己的一切。他的骑士身份就是因这个偶然事件产生的,如果这个事件不成立,那么后来他做的会统统失效。因而他的任何职权就将如同他本人一样不复存在了。

安迷修几乎是立即准备出发。从头至尾,雷狮都保持绝对的安静。因为这场闹剧,他明白了当初那个救了自己的混蛋骑士究竟是谁。他没有开口给骑士任何的提示与线索,因为那段过去是他最不愿想起的,本该沉于时间当作不存在的往事再次被提起,他必须藏好自己的身份。

“好在我还记得那个小国的位置,但这遥远的路程即使骑马,一天也赶不完。”

看了眼后头的雷狮,再急安迷修还是决定先找户人家过夜。很巧,他在路上解救的寡妇很愿意他们提供宿所。

为骑士预备的房间是寡妇自己的那间,如此行为带着很明显的暗示。

“蠢骑士,我提醒一句,她可没怀什么好心。”雷狮贴近安迷修的耳朵,难得给予了骑士忠告。

“可能是这样,但我会经受住考验。”说完,他被寡妇拉着进入房间。

“切。”

沉默片刻,雷狮一脚将房门踹开,无视了呆住的寡妇,独自找了个墙角坐。

“别太在意我,我只是因为有些事得跟这蠢骑士呆一块。”

寡妇看向安迷修,用目光询问这话的可行性。安迷修对她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在寡妇期待的注视下径直床边。

“请允许我这么说,只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才能配得上美丽的小姐。”

二话不说,他收拾床上的杂物,开始重新铺床单,将每条褶皱都一一否决。认真做事的男人有着极大的魅力,寡妇痴迷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省省心吧,他是不存在的骑士。你连碰都碰不到他。”

幻想被煞风景的话打破。不存在的骑士名声很大,寡妇自是听说过这位神秘的骑士,但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在骑士这里,她感受到了久违的,被捧在心尖上的宠爱。

灯火整夜通明,想象中出格的事没有发生。安迷修为寡妇梳头,做最漂亮的发髻,他们迎着月亮促膝长谈。

晨曦取代蜡烛,再次将寡妇的脸照亮。

“现在的您美极了。”

寡妇呜咽起来,第一次她觉得自己还能去爱。她送别了骑士,盯着离去的背影看了很久很久。

雷狮狠狠瞪了安迷修一眼,做了那么多无聊的事,有那闲功夫还不如来一场决斗。然而安迷修没有注意到,他只是专心在问过路人话,以此获取情报。

当到了目的地,就在雷狮正想怎样说服骑士避免让自己进城时,安迷修却告诉他,“你等在外面就行了,我很快就回来。”

这不像蠢骑士的风格啊。虽然心有疑惑,但这样正好省去自己费劲心思找理由。

听到当年事情的真相没有让安迷修感到太大意外,经过一路的打听,他心中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猜测。这时,他感到一阵眩晕,意识变得有些模糊,清晰的思维被搅乱。自从雷狮跟着自己以后,像这样古怪的眩晕几乎多了起来。

我在悲伤吗?是像现在从某个很深的地方传来莫名的疼痛?搞不懂。撇开这个不管,我要去安慰他吗?算了吧,我不会安慰人,他也不需要安慰。有这个想法的我果然很奇怪。只要把事实告诉他就行了。

这么想着,在临走前安迷修还是做了多余的举动。

安迷修回来的时候接近黄昏,雷狮诧异地盯着骑士空无一人的背后。找不到皇子是正常,但那户人家也是关键的证人啊。

安迷修没有给出解释,似期望落空般低着头,那是夕阳投射在大地上的橙红。

“回去吧。”

路上气氛很是凝重,谁都没有开口。最后安迷修犹豫着整理语言,缓缓说“皇子没找到,大部分人都说是死了……海边那户人家的证人也不见了。”

“哦,这样啊。”

真是非常好的结果,雷狮想。

【4】

安迷修恭敬地低着头,单膝跪在国王面前。

“陛下,我很抱歉,证人我是带不回来了。请告诉我该如何将功补过,来证明我的清白。”

“骑士,你不必太过难过。我已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你说的话全部属实。就在刚刚,我的亲卫将证人带来了。”

安迷修有些难以置信地一下子抬头,他惊讶地看着那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就在出去调查的日子里,他还刚与这个人道别。

他尴尬地躲开安迷修的视线,在把事情悄悄交代给国王后匆匆忙忙离开。

“骑士,你身边的海盗就是那位三皇子。你现在有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把他抓起来送回祖国。”

通缉令的丰厚报酬让查理大帝很是心动,而且他暂时还不想失去安迷修这样在战场上英勇的骑士。

国王的亲卫露出了微笑。雷狮在的期间给他惹了不少麻烦,由于受到不能打报告的威胁【因为骑士答应国王管好海盗不让他惹是生非】,他只能憋在心里。这次的调查很完美,终于可以将这个疯子遣送回去了。

雷狮盯着安迷修,然而骑士没有任何动作,仍维持着单膝跪下。国王对他不解皇子之事的呆滞表示理解,于是唤卫士们把雷狮捉起来。

被称作疯子的海盗什么风浪没见过?脸上挂着从容又讥讽的笑,他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表示。

就在卫士想要抓住他手脚的一瞬,安迷修终于开了口。

“别动。”

“你这是要亲自动手吗?也好,我还真怕没人能镇住这疯子。”

安迷修抽出双剑,手紧紧握住剑柄,慢慢走到雷狮面前。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他可是完全遵守骑士道的“最后的骑士”。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有些释然也有点气愤和压抑。

“果然还是你来……”

突然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下一秒,气氛微妙地就连国王胜券在握的笑容也凝固了。

“骑士,你这是在做什么?你的骑士道精神去哪儿了!”

安迷修背对着雷狮,将双剑对着卫士们。

“陛下,我正在遵守我的骑士道。”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我发誓……等等,这条我否定。不过,以上这几条足以。”

“错误?我可不认为这是错误的决定。”

“三皇子明显一脸不愿意,回祖国是在强迫他。”

“……那么你该怎么解释这位有名的海盗疯子是手无寸铁之人?”

“陛下,在我看来他就是个弱小的人。而且透过他的眼睛,我能感受到他正在求助。”

“混蛋骑士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向你求助了?还有弱小这一点,你可得好好给我解释清楚!”

“可以,等我和国王的谈判结束。你先离开一下,就去我们相遇的地方。我很快就追上来。我记得不错的话,是生死决斗对吧?”

“我们可以好好较量一次了。”

安迷修说的很快,然后他回头对雷狮笑了一下,带着几分轻松的语气调侃他,“还待在这里?是在担心我一个人搞不定吗?”

这骑士是脑子被撞过了吗?有点不太对啊。

“担心你?别说笑了,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你的存在令人作呕,死了才最好。”

雷狮很想现在就和骑士打一架,但他必须把完全排除被抓的可能性作为前提。在那个破国家全是不好的回忆,和那个国家有任何关系的事情都得远离。况且,蠢骑士从来就不会说假话,所以雷狮可以放心这场生死决斗一定会进行。

【5】

雷狮离开了。

安迷修敢肯定,这是他做过最疯狂的事,没有之一。但矛盾的,他很乐在其中。不,也不是乐在其中。尽管他不存在是事实——

他觉得自己从没像现在这样活着,清晰地感受到了缥缈虚无的心跳声。

“陛下,我有自信,除了我没人能抓到那个家伙,所以您可以放弃这个想法了。您不用太过生气,我可以实现您的另一个愿望。”

安迷修做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因为他想起了雷狮的问话。

【“那个国王一看就是讨厌你,你心里应该清楚。”

“一要对陛下尽忠尽职,二骑士道是绝对的。”】

”您应该是不喜欢我的。爵位,军阶您收去好了,我的财富也都献给您,我会离开的。”

“在最后,请允许我向后辈交代点事情。”

……

相遇之地也就是附近河边的草地,安迷修曾靠过那棵树,所以雷狮就站在树旁等。

他没有等到安迷修。

有个手持双剑的身影在靠近,变得越来越清晰。但只凭一眼,雷狮就很快判断出来,他不是安迷修。

来的是蠢骑士的跟班【指导过的后辈】。

沉默没有持续太久。

“我只是来传话的。”跟班看着手中被保养得极好的双剑,他又想起了那位令人尊敬的骑士。

很快走出过去,他从口袋掏出一张纸递给雷狮。

字很端正,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是印刷上去的,这风格像极了那位骑士。

【很抱歉,欺骗了你,而且也无法前去赴约。我从未觉得你弱小,相反你很强大。如果你能好好活着的话,绝对是最耀眼的存在。可惜,你总要在我面前浪费这光彩夺目的鲜活生命。啊对了,我不在不代表你可以不洗衣服,不去处理伤口。应该还有很多话的,但现在完全想不起来。在最后,我有没有表现得像个真正的人?】

“还差的远了。”雷狮把纸揉成一团,紧了紧,没舍得丢。他把纸团塞进自己的口袋。

“你是我这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对手。他要我转达的就是这个。”

“……把剑给我。”

他是依附双剑得以存在的骑士,那也是他存在过的唯一证明。

跟班对上雷狮的眼睛,与以前没什么不同,还是死一样的平静。他还以为这个脾气暴躁的家伙会发火。当然,根据他们两个人平时的关系,悲伤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后跟班也走了。

雷狮还站在原地。

他在想,为什么两个人的日常会深刻地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在海盗团的大家死的那一刻,他是悲伤的,心也死了。但他还是好好撑起了一个人的海盗团。这一次不同了,除了悲伤,更大的空洞将紧紧他包围得喘不过气。

唯一能杀死自己的人已经消失了。可能是一直在身边的缘故,他从未想过安迷修会因为违背骑士道而消失。

毫无意义了,这个世界……

这不是又绕回来了吗。

是在逼我面对剩下的那个选项吗?也对,毕竟我之前逃避问题,把选择交给别人的行为才是最懦弱的。

第二天,跟班再来看的时候,树旁立着墓碑,在前面放着一堆野花。雷狮就靠着墓碑,像是在安静地沉睡,他的手中握着双剑。

其中一把剑被染红了。

雷狮就靠着墓碑,像是在安静地沉睡。

【 安迷修,什么东西适合赠予已故之人?

大概是花吧。】

跟班又为雷狮做了一个墓碑。他是想把双剑插在安迷修的墓碑前,但雷狮握着的手死死不肯松开。

雷狮是带着双剑一起下葬的。

后世的人对他们的事一无所知,他们唯一知晓且津津乐道的是不存在的骑士和疯子海盗突然就从世界上蒸发,失去了所有踪迹。

END.

后记

嗯,就这样结束了。也不知道大家看懂没 。

以下是部分说明。有不明白或者不合理的地方欢迎提出✔

剧情线就是原作的剧情线, 骑士避免不了消失的结局。 关于雷狮我也是想了很久, 他其实一直想自杀了结自己的, 但因为同伴的遗言, 他把死亡交给了别人,所以不顾死亡,顽强的打斗只是为了死亡。他找到了能带给自己死亡的骑士, 最后骑士也不见了, 他重新面对那个选择, 把死亡交给了自己【 用骑士的双剑x 】

骑士不让雷狮进城,在最后海边人家做了约定, 大概是像不让他们把三皇子的事情说出来,传播三皇子已死的谣言这样的内容。 但那个人违背了约定,理由有很多,可以看作是收了亲卫的贿赂。 不过我是想以雷狮的视角,所以具体的细节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越接近人的情感时,骑士的意志会变得模糊。 安迷修一直在避免这种情感,同时也在渴望。 在最后凭借自己的意志而不是骑士的意志,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所以他会觉得自己现在是真的活着。

在后面的过程中骑士有在一点点改变, 比如为雷狮做了多余的事情。 为了他找人家过夜,原计划是快马加鞭不停息地赶往小国,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休息啦x

最后骑士宣言那块是挑适合当时环境说的,不过前三句正好是连一起的。那句没说完的“我发誓”, 我估计他也在想, 到底是朋友还是爱人, 然后都被否定掉了。 毕竟就算真的说出来也很难反驳国王, 国王肯定不信啦。对于不存在的骑士,雷狮确实是打不过,人家骑士是可以无视所有的攻击直接打对方的。平时的决斗是为了陪雷狮,所以他才会回手防御。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