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不存在的骑士 【下】

液终于写到两人的故事了!下篇内容预计很多,分为五个部分,这是第一部分。总之,看我的进度暑假可能要肝不完。


骑士与海盗【1】

极端却又完全相反的两人像是受命运牵引一样相遇了,随之而来的决斗仿佛在意料之中。一切很自然地顺理成章,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雷狮将腰间的弯刀抽出,泛着寒光的刀锋指向骑士。他玩笑般开口说:"不存在的骑士?我管你是什么样的怪物,此时此刻,我看你不顺眼就是了。你的存在简直令人作呕。"

"不巧,你的存在也很碍眼。"

只要看上一眼,对方的身影便会深刻于脑海,各自是什么样的人都清晰地映照在眼底,彼此心中浮现出相似的话语——他是我最讨厌的一类人,真恶心。没有太多理由,他们像是天生的死对头。

然而在半个小时以前,明明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安宁。

一场胜仗结束,他们沿着河边的草地做短暂休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的心情很好,在燥热的天气下就连一点微风拂过都让他们倍感舒适。他们互相勾着肩膀,木制的酒杯激烈地碰撞着。国王也是脸上挂着笑容,同身边的近卫聊着什么。

某位骑士显然不适应这样热闹的场面,只是静静倚靠树,双手环抱着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他们如此高兴?战绩为什么要夸大其词,滔滔不绝地告诉别人?

对于人,安迷修不懂的实在太多。比如夜深人静的夜晚,他思考着究竟是什么让人们闭上眼,在失去几小时的意识后又能找回自我。他没有像人那样朦胧的睡意,思绪保持永远的明确与清晰。这些无法理解的事物,睡觉的本领还有他们与生俱来的血肉之躯让他心中生出几分类似嫉妒的情感。

不过,他也为自己的不同暗自感到自豪。没有人能像他这样绝对地遵守骑士道,没有人能将自己撕成碎片,他比这里只会吹牛皮的军官强得多。安迷修坚信自己是真正的骑士,也是最后的骑士。

所以他不打算去改变。用有人的行为,一定会让我变得不像自己,安迷修这样想着。

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安迷修下意识看过去,目光与某个海盗交错。

紫色的星河背后什么都没有,那是一片回荡着死寂的虚无。

像是透过眼睛将那人看穿一样,一股无名火让安迷修无由烦躁起来。或许是那人漫不经心的态度,或许是赤裸裸露在外面未经处理的伤口,凝固的血渍。安迷修敢肯定眼前的人绝对不是以伤疤为勋章和荣耀。

他是在寻求死亡。

渴求的宝物被对方不屑地从高处抛落,安迷修第一次那么火大,比看到军营里那些废物骑士还要生气。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换取不到的存在,血肉之躯正在被他糟蹋。

"有没有兴趣堵上性命来一场生死决斗?"

思绪飘回现在。不断翻腾的厌恶感让安迷修皱了皱眉。

他抿唇不语,只是将目光投向查理大帝,手中的剑不自觉握紧几分。

查理大帝饶有兴趣地看着骑士露出为难的神情。他同营中大部分人一样不喜欢这位骑士。虽然有些事情确实欠准确,但这位骑士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军队引以为荣的战绩。查理大帝想派些苦差使给这位骑士干,但最繁重的活却是骑士渴望得到的尽忠尽职的考验。

如今有个给骑士找茬的机会放在眼前。

“陛下,陛下!”近卫急急忙忙地出声告知国王,“这家伙就是那个叫雷狮的海盗疯子”

查理大帝沉思片刻,笑着对安迷修说,“骑士,这位挑战者是个大麻烦,你得保证不让他惹是生非。”

不惹是生非?是要把这家伙绑在自己身边的意思吗?这个考验的难度有点大啊……

“我明白了,如果这是陛下您的意思。”安迷修向国王弯腰手掌贴于胸前,行最标准的礼,“我会做给您看的。”

“海盗,由于我不知道你的名字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首先,我是不存在的骑士,死亡只是单方面针对你罢了,这是不公平的对决。而且我并不想夺人性命,容我拒绝这场决斗。”

“如果只是限于击败对方的决斗,我随时都奉陪。不过,条件是你得跟着我。”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万一以后就再找不到像这样的家伙,对,家伙。他敢肯定眼前的这位骑士不是人,是个怪物般的存在……突如其来的预感很可怕,仅在一瞬间,他觉得只有这位骑士会把梦寐以求的死亡带给自己。

“我没意见。”他将弯刀放下,目光直白地与骑士对视。未来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会和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共处。

“安迷修。”

“雷狮。”

“不握手吗?”

“啧,太肉麻了,更何况对象是你。”

“……赞成。”

名声远扬在外的两人对彼此的名字一无所知,在这一点上,他们还真是类同。

以上,就是骑士与海盗的相遇。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