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K.

啊啊啊啊啊无法脱离长兄坑。目前高三失踪,有空的会写些冷cp短文(完全不好吃)

无题

不悯组后续的脑洞x


倒在雪地里很冷,眼前除了一片白色就只剩那位幽灵先生有些虚幻的身影。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并不觉得自己会因他的话产生波澜,即使我忍不住地去怀疑他说这番话的目的。


或许他只是太寂寞了想找个人说说话,或许是……


不是或许,我们早在互相试探了。很可惜,我们不是彼此在寻找的人。


尽管出于一种本能让我想要亲近他,但我对幽灵先生确实没有什么印象,而且他看起来对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这个名字毫无反应。我知道的只有一个名字,所以寻找那个人的唯一线索就是这个名字了,我不知疲倦地问每一个遇到的人,期待激动的心情总会在答案之后归于死寂,现在也不例外。


我该怎么确认他是不是那个人?肯定答案的结局太过渺茫,我不敢赌。


长途的旅行以及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我的身体和精神都脆弱不堪。一刹那,我甚至有放弃的想法。好在瞧了眼立于风雪之中的幽灵先生,他那份执念倒是像甘露一样滋润着我快要干涸的决心,否则我也难以想象多年的的寻找,努力毁在我的一念之间。


慢慢地思考很难进行下去……在这种环境,大脑运行地越发缓慢,我像放弃一般凭借直觉行动。


呼啸的风声渐渐遮过了一切,幽灵先生在说什么?视线也慢慢变得模糊起来,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他眼中流露出几分熟悉的怀念某人的哀伤,而所有的一切定格在这里。意识慢慢被抽空,眼睛阖上,随之而来的是黑暗。




"这下好了,两个幽灵。"


醒来的时候我对着自己透明的身体有些发懵,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和之前有点相似,幽灵先生就在旁边安静地看着远方。


“我很羡慕你……我希望自己能再多知道点关于他的事情……或许哪天我能找到那个地点,见到他……”


幽灵先生慢慢转过头,看着我,我却不敢与他的视线交汇,只能匆忙停下混乱的言辞。在沉默中,我拼命整理言语。可能是我的错觉,我似乎还听到似有似无的哀叹。


“我要继续向前走了,那么再见。”


最后我只得干巴巴地道出分别的话,然后开始我的幽灵旅行。


脑子依旧乱糟糟的,被雪掩盖的车站,还有那个像极了吸血鬼的幽灵先生……


“喂!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如果哪天游荡累了,欢迎你回来!”


听到他拼尽全力大声喊出的话语,我停下脚步,不明白现在逐渐骚动的复杂心情是什么。


我面向幽灵先生,以绅士的方式微笑着弯腰行礼。


“谢谢你,幽灵先生。”


就在一瞬间幽灵先生或许发现了什么,他有种预感,眼前的人可能再也不会回来,可能会把自己忘却,他尝试伸手挽回。那人没有回头,卡在喉咙最想说的话没有喊出,他慢慢放下手。






多年以后,我将整个大陆几乎都寻了个遍,却一无所获。我像个正常的旅行者行走在喧闹的街市,叫卖声,吵架声,孩子们嬉笑声掺杂一块,一个个人穿过我,脚跟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哒哒作响。


食物,住宿,水,长途的疲劳……以前需要烦恼的事情如今已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虽然没了物质上的限制,我仍感到很累很累,这场旅途没有终点,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判断是否要放弃,身边没有可以询问的人。


“喂!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如果哪天游荡累了,欢迎你回来!”


我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因为后面什么也没有。那家伙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虽然记不清长相,忘了我们是在哪里碰到的,但是只有这句话记得格外清楚。


不知道是我神经过敏还是怎么了,这句话总会在我耳畔萦绕不休。


最终我还是慢慢回过头,与预期的一样,只是集市罢了。


回来?回到哪去?我该怎么回去?


突然有种孤寂空荡的恐惧紧紧揪住我的心,我不愿再深思下去。


只要坚信着走下去,总有一天会找到的对吧?






液!把错别的脑洞补完了!




评论

热度(5)